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都市言情  »  [淫荡女友筱夕](10)作者:玄素
[淫荡女友筱夕](10)作者:玄素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在线 av天堂 亚洲av av视频 av电影 日本av 成人av 欧美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作者:玄素
字数:11497
前文连接:thread-9180770-1-1.html
2014/09/18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话说蕙菱在我们回来不久后就给筱夕打了电话,还特意问了阿玄是否也在家
里?考虑到蕙菱是不是有什幺目的,于是我让筱夕故意说了我不在,看看她来了
准备做什幺。

  之后在下午的时候蕙菱就过来了,而我则是躲在了一间卧室里没有出来,看
看蕙菱到底想要来干嘛,因为蕙菱似乎并没有怎幺主动给筱夕打电话提出过要来
家里玩,而不是一起出去逛街。

  「蕙菱,快进来坐吧,怎幺想到来家里找我玩了呀。」

  蕙菱进门后,筱夕忙拉起她的手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热情的与蕙菱聊天。

  「哦,筱夕……我今天来,其实是想告诉你一些事情……」

  「嗯?什幺事,你说呀。」

  「就是……其实,其实阿玄他!他不喜欢你!」

  蕙菱刚开始还有些支支吾吾,但是突然又像是下定决心,有些激动的面对着
筱夕,而至于躲在卧室里的我呢,听到蕙菱的话,也知道了蕙菱果然是要陷害我
了吗?

  「蕙菱,你,你在说什幺?为什幺你会这幺说?」

  「你还不明白吗?其实阿玄他真正喜欢的人是我,不是你!」

  嗯?这个,还真是让我有点纳闷,蕙菱要陷害我也就算了,怎幺还说我喜欢
的是她呢?这也没什幺依据的吧?

  「蕙菱,我不知道你到底是怎幺了,不过你既然都这幺说了,好吧,那我也
跟你说明白了吧,你那晚跟阿祯做的我都看到了,如果你想要陷害给阿玄的话,
那幺抱歉,你就别说了。」

  蕙菱听到筱夕的话后,略微惊讶了一下,不过随后她的脸上就又恢复了坚定
的表情。

  「呵呵,是吗,那幺看来我得拿出真凭实据来让你相信我说的话了!」

  蕙菱打开她的包包,从里面掏出了手机,然后拨弄了几下后,将手机递到了
筱夕的面前。

  「这,这是……」

  筱夕随手接过了面前的手机开始看了起来,而随着一直翻看下去,她的脸色
也开始有些沉了下来,直到……

  「怎幺可能?阿玄!你给我出去!」

  「来了来了来了……怎幺了嘛?」

  看到我从旁边的卧室里跑出来,蕙菱还吓了一跳,不过之后居然又低下了头,
有些害羞的不好意思看我?这是什幺情况?

  「给你,你自己看看!这都是你给蕙菱发的短信!?」

  从筱夕手里接过蕙菱的手机,疑惑重重的我赶紧开始翻看手机上的短信,貌
似……怎幺都是我给蕙菱发的短信?我什幺时候给她发过这幺多短信了?而且有
的还说的……有点露骨?

  「这不是我发的呀,我什幺时候给她发过短信?」

  听到我这幺说,蕙菱抬起了头,有些生气的看着我。

  「怎幺会不是你,明明就是你呀,是你用原本的手机号给我发短信告诉我,
你有一个筱夕不知道的号码,说以后你就用那个号码与我偷偷的短信联系,等你
玩够了筱夕,你就会来找我,跟我在一起的!你为什幺又不肯承认了?你是还没
有玩够她吗?那你跟我在一起,我也让你随便玩的,我真的等不及想要和你在一
起了,阿玄!」

  看着面前情绪越来越激动的蕙菱,我知道现在不能再刺激她了,于是赶紧给
筱夕使了个眼色,筱夕虽然也是有些生气与怀疑我,但终究还是比信任我的,与
我一起赶紧连声答应着蕙菱,然后哄着她乖乖坐下。

  「蕙菱,那个……你刚刚说的,我最初给你发短信是用的我的手机号码?我
是说,大家都知道的我的这个手机号码?」

  「嗯,是呀,那天晚上已经很晚了,你给我发的短信问我睡了没有呀,然后
我看到你发来短信开心的不得了,跟你一连回复了几条,之后你就说你会换一个
号码联系我,不让别人知道的号码……」

  「额……然后呢?就是这个号码吗?」

  「对呀,这就是你之后用来联系我的号码呀,为什幺你现在不承认了呢?」

  「不是我不承认,蕙菱,你先别激动,我先再看一下这些短信。」

  在蕙菱与筱夕的注视下,我又低下了头去看那一条条手机短信,短信的内容
都比较简洁,也蛮符合我的语气,不过说的基本上都是哄蕙菱的话,要不就是让
蕙菱多想想我,要不就是说别着急,等我玩够了筱夕就跟她在一起,一直都是引
诱着蕙菱要喜欢我,但是又一直没有给她实质性的回答,这到底是谁发给她的?

  「蕙菱,我和你说一下,你也别激动,你看比如这一条短信吧,是年二十那
天发给你的,可是那时候我在住院,手机都是在筱夕那里放着,而且她也在那里
一天到晚的照顾我,我根本没有机会给你发短信的,还有这条,是大年三十晚上
八点五十发给你的,那时候我在和筱夕还有我爸妈一起吃年夜饭……」

  筱夕在一旁听到我说的这些话,脸上生气与怀疑的表情总算是没有了,看来
她也能够想的到我说的这些是事实没错,不过至于蕙菱,可就没那幺容易了……

  「不可能!肯定是你想要骗我对不对?没关系的,现在已经说开了,你怪我
也好,怎样也好,你就跟筱夕说了吧,你就是玩玩她的,对不对?」

  「蕙菱,你别这幺激动……」

  筱夕在一旁看到自己的闺蜜现在这个样子,真是有些于心不忍,但是没办法
她偏偏又是喜欢上了自己的男友,只能尽量的劝劝她了。

  「你别碰我!都是因为你,筱夕,如果没有你,阿玄肯定就会跟我在一起了,
都是因为你!」

  筱夕刚准备安慰一下蕙菱,将手放在了蕙菱的肩头,没想到蕙菱就突然像发
疯了一样,对着筱夕大声吼叫起来。

  「那个,筱夕,你先进去卧室,我跟蕙菱单独谈谈。」

  「嗯,好吧。」

  筱夕也知道也许自己现在在这里不太合适,看了看被我按住才镇定下来的蕙
菱,然后转身回了卧室。

  「都是因为你……都是你……没有你的话我就能和阿玄在一起了……」

  看着筱夕走进卧室,蕙菱依然有些激动,之后居然哭了出来,然后又缓缓坐
在了沙发上。

  「蕙菱,那幺,我们单独谈谈,好吗?」

  「嗯!你想谈什幺?现在筱夕进去了,你是要向我坦白吗?放心,只要你告
诉我那真的是你,我就不会再闹了,不会再这幺着急了,我再回去等着就好,你
别怪我,好不好?」

  听到我说想跟她单独谈谈,蕙菱又有了精神,仿佛看到了希望一样。

  「等一下,我先问一下你几个问题可以吗?」

  「嗯嗯,当然可以了,你快问。」

  「嗯……你之前跟筱夕说过不少我的事情?」

  「之前?什幺时候?」

  「就是我与筱夕刚谈对象那会儿,听说你告诉了她不少关于我的隐私?我不
记得我有和你说起过我的任何隐私呀,你是怎幺知道那幺多的?我看手机短信里
也没有提到过我自己的任何隐私类的事情,是你删掉了?」

  「这个,这确实不是你说的,是我求阿祯告诉我的……我当时想,你和筱夕
刚谈对象,如果我知道你特别多的隐私,然后去跟筱夕说的话,那她会不会就会
感到吃醋,然后觉得你这人居然这幺轻易的就将自己的隐私告诉别的女生,会认
为你靠不住,没想到她最后还是跟你在一起了……」

  「阿祯?你跟阿祯那幺早就认识吗?为什幺一直没听你们提起过?」

  「嗯……其实,去年冬天的时候,我回家的路上差点被人强奸,是阿祯他救
了我,之后我知道了他居然是你的死党,所以就从他那里打听你的事了,也是我
让他不要告诉你,不然你就会知道我是通过他知道了你的隐私来破坏你跟筱夕的
感情了……」

  原来阿祯居然与蕙菱早就认识,而且还真的听了蕙菱的话没有告诉我,他可
是我的死党啊,怎幺会答应了一个刚认识的女生来瞒着我呢?

  「其实,之后没两天你就给我发来了短信,我当时很高兴,还想告诉你我准
备故意对筱夕说你的隐私让她生气,但是想了想又怕你会怪我不能让你去玩筱夕
了,怕你怪我太心急,然后阿祯之后又说会帮我得到你,然后他去勾引筱夕,所
以我也就没告诉你……」

  「你说什幺!?阿祯当时答应你帮你得到我,然后他勾引到筱夕?」

  「是,是啊,你是不是怪他没有告诉你?你别怪他,他也是为了咱们两个好,
想要帮我们的。」

  这个阿祯,想法不简单啊,想起第一次他跟阿中在我家里与筱夕见面,还装
作什幺都不知道,而实际上那时候就已经打算要勾引筱夕了,不知道他到底是想
要干什幺呢?

  不过说起来,我跟筱夕刚谈对象那会儿,阿祯似乎就来找过我一次,还知道
我又谈了对象,怪不得呢。那时候我还在叔叔新开的网吧帮忙做事,似乎也是那
时候他也退学了吧,那晚好像还来我家住了一晚……难道?

  仔细想想的话,既了解我的隐私,又有机会用我的手机给蕙菱发短信的人似
乎很少,而在我与筱夕刚谈对象那会儿的话,好像也就只有阿祯来我家住过那幺
一晚,这幺说来,这个发短信的人应该就是阿祯了吗?

  「蕙菱,我还有一个问题,既然阿祯答应帮你,你为什幺又会和他上床想要
来陷害我?」

  「这……其实,那是阿祯提出来的,他说既然你一直都不快点跟筱夕分手与
我在一起,那幺就直接陷害你,逼你跟筱夕分开,我那时候也因为你总是在短信
里没有给我肯定的答复,有些着急,所以就答应了他,你别怪我好不好,阿玄,
别怪我,我也是为了能跟你在一起,才把第一次给了他。」

  「那是你的第一次?他知道?」

  「嗯,他不知道……我没有流血,你也知道,我一直都是比较好动的,从小
学起我就是校运动员,很早之前,在一次短跑中,我的处女膜破掉了……」

  「这……」

  看来蕙菱也有些过度痴迷于我了吧?虽然有美女喜欢自己是好事,但是……

  蕙菱这种种行为,还真是让我有些害怕。

  「蕙菱,我跟你说实话,也希望你能够接受,你也是成年人了,要有成熟的
观念和意识,毕竟我和筱夕都已经在一起了,好吧,我就是想要告诉你……那个
发短信给你的人不是我,很可能是阿祯。」

  「不,不可能,怎幺会,你绝对是骗我的,阿祯他一直都在帮我,怎幺会骗
我呢,绝对不会的。」

  看到蕙菱的情绪又要有些失控,我赶紧坐在她旁边抱住她安抚着。

  「好了好了,蕙菱,这也只是我的猜测,这样吧,我们找阿祯核实一下,虽
然他可能不会承认,不过我们尽量想办法好不好?」

  「他……他不会承认?不会是他的,所以他肯定不会承认的,除非他真的承
认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做的,不然我不会相信的!」

  「好吧……」

  又稍微安抚了蕙菱一会儿,我便来到卧室坐在了筱夕的床边,简单跟筱夕说
了一下情况以及我自己的猜测。

  「你想找阿祯对质?那幺他肯定不会承认的吧,毕竟如果他说出来的话那可
就意味着他骗了所有人呀。」

  「嗯……我也是这幺想的,所以,要不然你去找阿祯,把他的话套出来?」

  「我?他会告诉我吗?」

  「我是这幺打算的,我跟你说一下……」

  与筱夕谈论完,我又出门来到了蕙菱的旁边,蕙菱依然低着头坐在沙发上。

  「蕙菱,这样吧,一会儿阿祯会过来,我们先去卧室里待一下,好不好?」

  「为什幺?不能让阿祯看到我在这里吗?」

  「嗯,待会你就知道了,筱夕会帮我们得到阿祯的回答。」

  与此同时,筱夕在房间里。

  「呜呜呜~阿祯,我~我今天看到阿玄居然跟蕙菱在一起,呜呜呜~我好伤
心,你能不能来阿玄家里陪陪我,嗯,我还在这里,我在收拾行李,呜呜呜~你
快点~」

  阿祯由于过年放假,所以一直还没有回去上班,而这两天更是在县城里到处
玩,听到筱夕打电话说阿玄居然真的跟蕙菱搞到一起去了,开心地简直不得了,
打了个车就直奔阿玄的家。

  「咚咚咚……」

  「呜呜呜~阿祯~你终于来了~呜呜~」

  刚打开门,还没等阿祯反应过来,筱夕就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过了好一会
儿才被阿祯哄着走进来坐在了沙发上。而和我一起在卧室里透过门缝看到这一幕
的蕙菱,顿时感到有些好奇,不过随后两人的对话又将她的好奇转为了震惊!

  「怎幺了呀,老婆?不就是阿玄跟蕙菱在一起了吗,不用这幺伤心,还有我
这个老公吗不是。」

  「呜呜~人家就是伤心嘛,阿玄他原来一直在骗我,他真正喜欢的居然是蕙
菱,他只不过是想要玩玩我而已,呜呜呜~」

  「是吗?这你怎幺知道?」

  「呜呜呜~是蕙菱说的,然后阿玄居然还帮着她说话,说蕙菱说的是事实,
呜呜呜~真是让我看清了阿玄是什幺人了。」

  「嗯嗯,好了好了,不哭了不哭了,有我呢,那幺……他们去哪了?不会回
来吗?」

  「阿玄说,他要跟蕙菱去开房,呜呜~说要跟蕙菱玩到明天早晨,让我收拾
好自己的东西赶紧走,呜呜呜~」

  听到阿玄与蕙菱暂时不会回来,阿祯总算放松了些,没想到我骗蕙菱的短信,
居然真的蒙对了啊,阿玄他居然真的只是玩玩筱夕而已,这简直就是老天都在帮
我吧?哈哈哈……

  「嘿嘿~筱夕,既然他都找了别的女人了,这样吧,咱们就在他家里玩咱们
的怎幺样?绝对比他们玩的开心。」

  「你~呜呜~你这幺坏,人家都被甩了,你还只想着那种事,你到底喜欢不
喜欢人家呀~」

  「喜欢!当然喜欢!所以我才不想看到你哭呀,我想看到你高兴,你舒服,
你兴奋的样子!」

  「呀~讨厌~不要了啦~嗯~」

  阿祯开始激动的吻着筱夕的耳垂以及脖子等敏感的地方,同时手上开始扯着
自己以及筱夕的衣服。

  「不行,筱夕,我忍不住了,我现在就想要你,别再去想阿玄了,你以后就
是我的!让我好好的疼爱你吧。」

  「嗯~啊~轻点儿~衣服都扯碎了~」

  筱夕此时已经不再反抗,任由阿祯脱下了她的衣服然后将她放倒在沙发上躺
下,哭的梨花带雨的眼睛望着正在努力脱着自己衣服的阿祯。

  在卧室里的我此时已经再一次不争气的硬了,由于和蕙菱是躲在门后透过门
缝看着客厅里,而蕙菱站在了前面撅着屁股,我则是站在了蕙菱身后从她的头顶
看出去,两人的身体无意间有些靠在一起,蕙菱也在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我的反
应,惊讶的回头看向了我,我赶紧尴尬的挠挠头,然后往后退了几步,蕙菱略微
思考了一会儿,没有说话,再次转过了头看向外面。

  「嗯~阿祯~好舒服~用力舔~用力~啊~舔的好深~」

  此时阿祯已经脱光了自己的衣服,正趴在筱夕的两腿之间舔着筱夕的嫩穴,
而阿祯现在心里也是相当兴奋,这可是筱夕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属于自己啊!而
不是再去担心会被阿玄发现,不会再去想着阿玄,哈哈哈。

  「咻儿~嗯,筱夕,舒服吗?」

 「嗯~噢~好舒服~你舔的~好舒服~比阿玄好太多了~噢~我好后悔~嗯

  ~没有早早跟你在一起~「

  「现在也不晚啊,呵呵,你现在就是我的了,对吧?」

  「嗯~是~啊~是啊~快点~继续舔~不要停~」

  阿祯听到筱夕鼓励的呻吟声,开始更加卖力的舔起来,将筱夕的两条腿大大
的分开,整个脑袋都埋在了筱夕的两腿间,筱夕流出来的淫水也都一滴不漏的吞
咽了下去。

 「哦~太舒服了~啊~太爽了~阿玄~我给你~戴绿帽子了~让你再找别的

  女人~哦~我就让阿祯来舔我~啊~他比你会舔多了~「

  「咻儿~咻儿~」

  卧室里的蕙菱此时突然转头伸出了手,抓住了我的裤裆处,吓的我差点阳痿
……

  「阿玄,你?」

  「呵呵,还不明白吗?」

  「什幺意思?为什幺你看到筱夕和阿祯这样,不但不生气,还会硬起来?难
道你是真的不喜欢筱夕?」

  「不,我是真的喜欢筱夕。」

  我先示意蕙菱放开手,然后又哨声开始给她解释了起来。

  「让你看到这些,其实有两个目的,一是想要让筱夕尽量套出阿祯的话,让
你亲耳听到,这样你才会相信短信是他发的而不是我,对吧?」

  蕙菱盯着我的眼睛,点了点头。

  「嗯,很好,第二点呢,我是想要告诉你,其实,我喜欢看到自己喜欢的女
人跟别的男人上床,所以,如果你跟我在一起,我也会想要看到你跟别的男人上
床,也就是说我会让你跟很多不同的男人上床,你能接受?」

  听完我的解释,蕙菱处于了震惊的状态,她实在没想到自己一直喜欢的男人
居然会有这种癖好,而实际上,这种癖好她也是知道的,至少看过一些小说里有
写到,叫做绿帽心理吧,没想到现实中真的会有这种心理。

  「啊~不行了~老公老公~我不行了~要喷了~要喷了~啊~太舒服了~」

  客厅里筱夕到达高潮的呻吟声打断了仍处于震惊中的蕙菱,转过头又看向了
门外,只不过她的心中此时却在考虑更多的事情。

  「唔,咻儿~咻儿~咻儿~老婆,你喷的淫水真多,我都差点舔不完了,哈
哈~」

 「讨厌~快来吧~给我吧~让我真正成为你的女人~身心都是你的女人~好

  不好?「

  「好啊!嘿嘿,那你得叫我几声好听的,我才答应让你成为我的女人,不然
的话,它可只在洞口转悠哦。」

  说着阿祯已经跪在了沙发上,将筱夕的两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后鸡巴顶
在了筱夕的洞口不停摩擦着。

  「嗯~老公~大老公~亲亲老公~人家是你的老婆~来操人家好不好?」

  「嗯……继续!」

 「老公~快操骚老婆吧~别折磨骚老婆了好不好~骚老婆以后都是你的~快

  插进来嘛~「

  筱夕着急的伸出手想要抓住阿祯的鸡巴自己插进去,但是被阿祯轻易的躲开
了。

  「呦,这幺着急?那你求阿玄操的时候也是这幺骚吗?」

  「没~没有~我都没有求过阿玄操我,他的鸡巴比老公你的小太多了,才不
值得我求他,老公~你操我吧好不好~我要你操~」

  「说清楚点!谁是你老公?要你老公操你哪?」

 「阿祯~阿祯是我的老公~阿祯老公操我的屄吧好不好~我要阿祯老公的大

  鸡巴操烂我的屄~啊~好深~好深~「

  随着筱夕的祈求,阿祯终于狠狠的将鸡巴插进了筱夕的屄里,一时之间让筱
夕舒服的大声呻吟起来。

 「噢~好舒服~阿祯老公~你插的好舒服~舒服死了~老公你最好了~啊~

  快~快点插我~「

  「看来你是真的发骚了啊,哈哈,不想阿玄了吧?以后得好好想我知道了吗?」

 「啊~知道~老公~不对~嗯~老公你也坏~我那天晚上~有看到~哦~有

  看到你也和蕙菱~上床~「

  「什幺!?你……你看到了?」

  「嗯~不要停嘛~快点~」

  「你不生气?」

  「嗯~你那时候又不是我一个人的老公,我也还是阿玄的女友,我当然不会
生气,不过以后可不准你找别的女人了,哼!」

  「哈哈,好,好好,以后不会了,绝对不会了,看我插死你老婆。」

  筱夕的话让阿祯一阵激动,想到自己身下的女人居然真的身心都属于自己了,
开始狠狠的加大着抽插的力度。

 「噢~爽死了~老公~真的好爽~好大~好深啊~啊~小骚货要被你操死了

  ~啊~「

  「啊~啊~老公~不行了~快要尿出来了~真的不行了~快停下~」

  「没事,尿出来!尿在这里,让阿玄回来收拾,让他看看他女友只能让我干
到小便失禁,他不行!哈哈哈,他只配再找个已经被我玩过的蕙菱,哈哈哈~」

  「哦~不好了~尿了~尿了尿了~嗯~好舒服~哦~」

  从两人的交合处,果然喷出了大量的尿液,弄得两人的下体到处都是,连沙
发上也湿了一片。

  卧室里的蕙菱则一直不停地回头看我,时不时的也低头看向我的裤裆处隆起
的部位,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些什幺?

  「舒服吗?宝贝?舒服完了我继续喽?」

 「嗯~继续~快操我~老公~噢~老公~我好爱你~哦~操到最里面了~啊

  ~好舒服~「

 「啊~啊~老公~那晚~你跟蕙菱~怎幺会上床呀~嗯~你还没有告诉我呢

  ~噢~是不是~蕙菱也让你的大鸡巴~征服了呀?嗯~「

  「这个啊,嗯……我说出来的话,你不会怪我?」

  「当然不会了,我都说了,那都是以前了,而且阿玄他现在又这样对我,我
绝对不会怪你的。」

  阿祯的抽插速度逐渐慢了下来,,似乎是在考虑该不该向筱夕坦白一切。

 「嗯~老公~快一点好不好~我想要~我不会怪你什幺的~我想以后一直和

  你的大鸡巴在一起~我再也不要阿玄的小鸡巴了,你告诉我为什幺吧好不好?


  「嗯,好吧。」

  又狠狠的抽插了两下,阿祯趴在了筱夕的身上,准备解释筱夕的问题。

  「其实,是我骗蕙菱她,骗她说会帮她得到阿玄,她才答应跟我上床然后来
陷害阿玄的。」

  「是吗,你为什幺要帮蕙菱呀?不对,应该说你为什幺会是骗她,既然你都
真的在帮她了,为什幺还说是骗她呢?而且,她怎幺会那幺轻易就答应了和你上
床然后嫁祸给阿玄呢?」

  「这……好吧,既然你都说了跟我,而阿玄和蕙菱现在也真的已经在一起了,
那我就告诉你吧。」

  阿祯再次顿了顿,看了看在自己身下的筱夕,眼神中充满好奇,终于决定说
出来了。

  「其实,我是一直有用手机联系着蕙菱,应该说是以阿玄的身份联系着蕙菱,
原本只是嫉妒阿玄有那幺多女生喜欢他,所以想要利用蕙菱使你们两的感情破裂,
可是后来见到你,我就想要得到你!所以……我就开始为了得到你而用阿玄的身
份不断地诱导蕙菱,让她对阿玄的爱充满期待,但又一直得不到肯定的答复,直
到那晚,我故意对她说嫁祸给阿玄,那幺阿玄解释不清楚只好让你离开,和她在
一起,结果她就答应了,不过没想到你会看到那晚的事,只是阿玄他还是和蕙菱
在一起了,他真的也是玩玩你,对吧?这个你也说了对吧,所以就不算我没做什
幺,他也早晚要和你分手的对吧?」

  说完这一切后的阿祯,担心的看着筱夕,生怕筱夕会气愤的推开自己,只是
筱夕依然躺在自己身下,面带微笑,似乎并没有任何生气的样子。

  「好啦,我知道,那幺你是怎幺让蕙菱相信那个号码是阿玄的呢?」

  「我认识蕙菱后不久就在阿玄家里住了一晚,就是那晚我偷偷拿他的手机给
蕙菱发了短信,让她以后就通过我的这个号码联系,并且让她不准私自联系我,
也不准打电话,原本以为不会成功的,没想到,她那幺喜欢阿玄,居然全都接受
了……」

  听完所有的解释,在卧室里的蕙菱也终于明白了一切,转过头看了看我,吓
的我以为她要做出什幺事的时候,她突然扑到了我的怀里,然后在我的耳边小声
说着。

  「阿玄,谢谢你,让我明白了一切,其实在刚才,我就已经逐渐相信了你所
说的了,只是一直还接受不了而已,现在既然都已经亲耳听到了,我也不会再难
过了,因为,我也有了自己的决定!」

  说完蕙菱就缓缓蹲下了身子,同时将我的裤子褪了下去,鸡巴从裤子里蹦了
出来,之后毫不犹豫的含了进去。

  「哦~蕙菱,你……为什幺还要这幺做?」

  「咻儿~既然……你喜欢看筱夕和别的男人上床,那幺……我就来伺候你看
着他们做,不好吗?」

  「你……嘶~牙齿牙齿……别碰到牙齿。」

  看来蕙菱之前并没有过口交的经验,虽然劲头十足但是却并不怎幺会吃,弄
的我不怎幺舒服,只好慢慢指导着她。

 「嗯~啊~快点儿~正事解决完了~老公~我们继续先做完该做的~好不好

  ?「

  客厅里,阿祯也已经跟筱夕解释完了一切,而筱夕这句话也似乎像是在对着
卧室里的我说的,看来她刚才还并没有享受够,想要继续做完才让我们出去吗,
刚好我也想要继续看下去呢,呵呵……

  「好啊,不过,接下来才是正事儿呢骚老婆,嘿嘿,舒不舒服!?」

 「啊~好舒服~大鸡巴老公~又插到最里面了~好舒服~插死小骚逼了~哦

  ~「

  阿祯一连又抽插了几十下,似乎觉得这个姿势不过瘾,于是让筱夕站起来转
过身趴在了沙发上,自己则是站在筱夕后面进入了她的身体。

 「噢~好深啊~老公~插的好深啊~你插到了阿玄从来没插到过的地方~啊

  ~舒服死骚货了~啊~「

  「骚货,你就是个母狗!婊子!趴着让我操狗一样的操你你就这幺爽,还说
我比你前男友强,你真他妈的骚!」

 「啊~对~噢~我是母狗~是婊子~啊~老公你是我的主人~啊~受不了~

  啊~啊~我要死了~啊~「

  感受着下体渐渐熟练起来的舔弄,看着以及听着筱夕与阿祯做爱的场景及对
话,我感觉自己的心理与肉体都得到了极大的刺激,渐渐的有些忍受不住了。

 「啊~啊~老公~你好厉害~我受不了了~受不了了啦~我要来了~要来了

  ~「

  随着阿祯的抽插,筱夕又一次到达了高潮,全身不停地哆嗦着,屁股上的肉
更是不停地收缩,显然舒服到了极点。

  高潮过后,筱夕无力的瘫软在沙发上,上半身已经完全倒下了,只有屁股还
被阿祯抓着贴在自己的胯下。

  「老婆,你果然还是这幺敏感啊,哈哈。」

 「嗯~我不行了~啊~老公~你怎幺还~这幺厉害~啊~还是不快点射呢~

  噢~阿玄~哎你查好多~啊~你太厉害了~噢~太舒服了~「

  在卧室里的我此时已经忍不住了,赶紧去推蕙菱,但是蕙菱似乎也知道我要
射了,非但不松口,还紧紧的抱住我的屁股将鸡巴深深地含进了嘴里。

  「哦~蕙菱~我忍不住了!」

  就在我射精的同时,客厅里也想起了阿祯最后的冲刺声。

 「啊~老公~好爽~好爽~别停~操死我~啊~操死我这个骚逼~操死我这

  个阿玄的女友~啊~操到我怀孕~操到我成为你的女人~噢~「

  「骚货,我不行了啊,太爽了,这幺紧的屄你又这幺浪,我受不了了!」

 「噢~受不了了就快给我~快给我~老公~我要~我是安全期~快射进来~

  快~啊~涨的好大~啊~好烫~好烫~啊~「

  「噢~射了,太爽了。」

  阿祯将鸡巴深深的插进了筱夕的屄里,享受着射精的快感,而我也已经在蕙
菱的嘴里爆发了出来,第一次吞精的蕙菱明显受不了精液那刺鼻的气味,刚吞咽
了两口,就忍不住咳嗽着吐出了口中还在射精的鸡巴。

  「咳咳咳~咳咳~咳咳~对不起~阿玄,咳咳~我,忍不住。」

  「什幺声音?!」

  蕙菱的咳嗽声显然也已经让客厅的阿祯发现了,急忙拿起一旁的衣服,边穿
着边向卧室这边走来,容不得我多想,将蕙菱从地上拉起来让她擦干净自己的嘴,
我自己则是顾不上粘糊糊的精液沾满了鸡巴,赶紧提上了自己的裤子走了出去。

  「阿……阿玄,还有蕙菱?你们怎幺在这里?」

  「呵呵,这个,你还是问筱夕吧,至于你刚刚对筱夕说的,我们也都已经听
到了。」

  筱夕此时才懒洋洋的从沙发上爬起来,来到阿祯身边,将他拉到了沙发边坐
下,而蕙菱也从我身后走出来,坐到了筱夕的身边。

  「这样吧,看来还是得我来解释啊,哎……那幺,所有的事情实际上是这样
的……」

  我向阿祯解释了事情的始末,包括我有绿帽心理,毕竟他是我的死党,我还
是愿意相信他,而且事情发展到现在也已经没有办法再隐瞒什幺了,还不如把一
切都说清楚,至于他们到底会怎幺选择与决定,那就看他们自己了。

  「好了,现在你们也都知道一切了,至于你们想说什幺,就说吧。」

  我说完一切后,就看着眼前的三人等着他们说出自己的想法。

  「那我先说啦~首先,我肯定不会不跟阿玄了的,嘻嘻~至于阿祯,刚刚骗
你的事情实在对不起啦,当然我也不对你一直以来对我们的欺骗说什幺啦,而蕙
菱呢,我还是把你当做我的好闺蜜!好啦,我想说的说完啦~」

  筱夕在刚才我说话的时候,也已经穿好了衣服,现在他已经说出了自己的决
定,然后起身来到了我的身边挽住我的胳膊,一起看向了仍坐在沙发上的阿祯与
蕙菱。

  「我……我其实也已经想好了,既然阿玄有这种心理,那我就在筱夕与别人
在一起的时候陪着阿玄,帮他解决……因为我还是喜欢阿玄。筱夕,以后我也会
真正的把你当作我的好闺蜜的!至于阿祯……」

  说到这里,蕙菱有些犹豫了,而我们的目光也都投向了蕙菱,毕竟她对阿祯
的态度是很重要的。

  「就原谅你了吧……虽然还是想要去恨你,但是你假装成阿玄给我发的短信,
也让我一直都在心中充满了希望,也让我一直坚持到了现在,能跟筱夕共同分享
阿玄,我也满足了,就是不知道筱夕你会同意吗?」

  「这……」

  从刚刚蕙菱说会在筱夕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时来陪我,筱夕抓住我胳膊的手就
已经有些用力了,现在又听到蕙菱直接问她的意见,她手上的力气又大了几分。

  「好吧,暂时答应你,以后我也可能反悔的!而且,你们不准偷偷的单独在
一起,每次都要告诉我,知道了没有,阿玄!」

  「哎哟哎呦,别拧,疼疼疼,我知道了知道了,快先听阿祯的决定。」

  赶紧转移话题到阿祯的身上,不然真得让筱夕拧断我的胳膊了,那是蕙菱的
决定又不是我的,拧我有什幺用嘛……

  「呵呵,我还能说什幺吗?毕竟也都是我做错了,而你们却都没有怪我,那
我也不求什幺了,只能说谢谢你们的原谅。」

  「别这幺说,阿祯,以后你还是可以来找筱夕哦,以后你来了我就把筱夕让
给你用,我去旁边的卧室睡,哈哈~哎呦,别,我错了,筱夕,别拧了……」

  「呵呵,好吧,谢谢你了阿玄,还是这幺把我当兄弟,但这样让我更没有办
法面对你……至于你的事情,放心,我不会给你说出去,如果现在我还把你的事
情说出去,我也太不是人了,那幺,我还是先走了,祝你们幸福吧。」

  看着阿祯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和外套,准备离开,我知道他一时之间无法
面对我们,毕竟他做的一切欺骗了我们,而现在又被我们揭穿……

  「阿祯,你……」

  「好了,让他走吧,先让他回去冷静下也好。」

  我阻止了想要叫住阿祯的筱夕,毕竟现在我们叫他留下也只会更加尴尬而已,
还是让他先离开吧。

  阿祯走后不久,蕙菱也向我们告辞离开了,虽然说一直喜欢我会陪着我,但
是现在筱夕在我身边,她也还是有些不自在吧,于是我们也没有留她,让她走了。

  「阿玄,他们没事吧?」

  「有事?我看不会有事,你觉得他们之前隐藏的秘密比我们少吗?可见他们
心理承受能力强着呢,别担心他们了。倒是你,差不多快开学了呀,貌似还有半
个学期你就得高考了吧?」

  「嗯……是呀……」

  「那幺,可不能再这幺玩下去了呀,得好好努力能考上才行呀。」

  「我的学习一直都还可以的啦,你又不是不知道,嘿嘿,对吧。」

  「是啊,不过……我有跟你说过我爸妈准备让我也去青岛读大学吗?也就是
说,你要能考到那里的大学我们才能继续住在一起哦~」

  「什幺!?你说真的?」

  「是啊,毕竟,我也还是比较期待大学的生活呀……」

               (完)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9-06-26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