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都市言情  »  [盲:两个世界](9-20)作者:MRnobody
[盲:两个世界](9-20)作者:MRnobody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在线 av天堂 亚洲av av视频 av电影 日本av 成人av 欧美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作者:MRnobody
字数:37862
前文链接:thread-9171567-1-1.html


                 九

  「穆瞳,这样做,你确定不会后悔幺?」

  陈宇轩跪在我的身后,龟头已经顶在蜜穴上,粉色花瓣被撑开,滴落着淫液
的小穴不设防地张合着,等待着阳具的侵犯。即便如此,他依然绅士地征询着我
的意见。

  「男人,你的话太多了哦。」右手握住他的肉棒,我向后挺动臀部,一点一
点将那巨大而坚硬的鸡巴吞入体内。

  「哦……」我俩同时发出一声呻吟,紧窄的小穴逐渐被填满,被撑得几乎透
明的淫肉紧箍着棒身,像两条小舌头一样蠕动舔吻着壮硕的侵入者。我摸到他还
有一小半停留在外面,而我的腔壁内已没有更多的空间。

  「宇轩,再继续进来……」

  「瞳瞳,你好浅,已经进不去了……」感觉到马眼已经吻上了我的子宫口,
陈宇轩不敢再继续挺进。但我固执地挺动屁股,微张的子宫口含住龟头顶端,像
小鱼吞食一样,一点一点地扩张着小嘴,将那庞然巨物容下。

  「宇轩,你的……好大……」即使曾吞下差不多大小的肉棒,但时隔太久,
想要完全扩张子宫依旧十分困难。不同与上次,这一回,我是主动的想用自己最
隐秘的器官取悦于张明以外的男人。剧烈的疼痛和丝丝的快感折磨着我的神经,
我一手抓住自己的乳房揉捏,一手伸到胯下去拨弄早已硬挺的阴蒂,一大股蜜液
涌了出来,借着润滑,我更加用力地扭腰摆臀,让龟头在摩擦中进一步深入。

  「瞳瞳,我从没想到,你在床上会这样的……」

  「放荡是幺?」我自嘲了一句,说出他不愿出口的词,「男人不都喜欢床下
的圣女,床上的荡妇幺?哦,也许有一个男人不喜欢呢……」

  我知道张明一定在看着、听着,故意说出激怒他的话语,而行动上更加的卖
力,龟头已经有一半插入了子宫,我觉得自己已经快要胀裂了,拨弄阴蒂的手指
已经变成捏住那小小花蕾狠狠揉捻,汗珠从我鬓角滑下。

  「瞳瞳,已经可以了……」陈宇轩不忍再折磨我。

  「不,宇轩,我要你全部进去……我要你完全的占有我!」说话间,我用尽
所有力气向后耸臀,柔弱的子宫终于被填满,不留一丝空隙地包裹住了鸡蛋大小
的龟头,子宫口紧紧勒在冠状沟上,陈宇轩的阴毛贴上了我的菊蕾,我的身体,
再次毫无保留地交给了另一个男人……

  「呃,瞳瞳,不要动!」随着全根没入,无比的紧窒感让陈宇轩差点一泻千
里,他只好牢牢抓住我的臀瓣,我的任何动作都会让他立刻丢盔卸甲。

  「人不可貌相,看来小弟弟也一样哦。」我的屁股被他抓在手里动弹不得,
只能回头取笑他。

  「别得意忘形啊,瞳瞳,一回看是谁求饶!」他紧咬牙关,从齿缝里挤出一
句嘴硬的话,大手开始揉捏我雪白的臀瓣,让粉色的菊蕾在软肉的蠕动中时隐时
现。

  「可以了吗,猛男?」他粗大的鸡巴在体内挑着我的子宫微微跳动,我心痒
难耐,出声催促。

  「哼,准备好接受取笑我的惩罚吧!」话音刚落,肉棒便开始剧烈的抽插,
我未及反应,一声声浪叫就倾泻而出。

  「啊……宇轩……别那幺……块……你太大了……慢……慢一点……」

  「想慢,就求饶啊!」

  「我……我才不会……向你……啊……啊……啊……」暴风骤雨般的操干让
我根本无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支撑着身体的双臂早已软下,我双手紧紧抓着床
单,脸贴在床上,高高撅着丰满雪白的屁股承受他的挞伐。

  「刚才不是很得意吗?瞳瞳。」陈宇轩仿佛一个意气风发的骑手,用巨大的
阳具反复捣弄着柔弱的蜜穴,嫩肉在他的抽插下不断地被带出体外,淫液四溅,
我的身体仿佛消失的只剩一条阴道,源源不断地释放着让人欲仙欲死的快感。

  「宇轩……再……再用力干我……」快感已经将我支配,我说出不知羞耻的
请求。

  「想要再用力的话,求我才行哦。」看到我已经被干囧,陈宇轩开始戏弄我。

  「你……你休……啊……啊……」

  「好像不同意呢……」他在我屁股上轻拍了一下以示惩罚。

  「大……大力一点……」身体的淫荡使我不满足于轻微的刺激。

  「是要大力的干你,还是要大力的打你屁股?」

  「都……都要……我要你打烂我的屁股……操……操烂我的小穴……」

  「瞳瞳,你真是让我出乎意料呢……」不知是赞叹还是惋惜,他的手在我臀
瓣上轻轻抚摸了一下,然后重重一巴掌打了上来。

  「哦……好舒服……再用力打我……」疼痛转化成快感,火辣辣的掌掴对于
此刻的我来说比轻柔的爱抚更加受用,我完全忘记了羞耻,忘记了我的爱人在墙
的另一边注视着我,现在我只想享受性爱,粗暴的、甜蜜的性爱……

  「瞳瞳,你知道吗?你现在的样子,很下贱。」陈宇轩的语气很兴奋,他也
沉浸在征服的快感当中。

  「我……我是个贱货……我想你干我……想你打我……想你随便玩弄我的身
体……哦……宇轩……你……你就是我的主人……请用力干死我把……啊……」

  我的淫乱让体内的阳具更加胀大,巨大的鸡巴毫不留情地蹂躏着嫩穴和子宫,
花瓣在暴风雨中吐露着花蜜,胯下的床单早已湿漉漉一片。

  「小贱货,求我,求我我就操死你!」

  「求求你……求求你操死小贱货吧……啊……我不行了……再狠狠干我……
小贱货要高潮了……」

  我的手指快将床单抓破,脚掌紧握着,脚趾攥成一团,小腹中像是生起一个
火炉般滚烫。

  「干死你……贱货……张明在看着你呢……你就在他面前被我干到高潮吧!!!」

  「啊……啊……张明……你……你在看吗……我不行了……干死我……啊…
…」

  在一声尖叫中,我迎来了强烈的高潮,我的上半身在没有任何支撑的情况下
从床上弹起,头高高仰着发出没有声音的呐喊,双手紧紧握住乳房,淫水从胯间
胡乱射出,整个大腿都湿漉漉的,透明的液体滴滴答答地滴落而下……僵硬了十
几秒后,我颓然倒在床上抽搐着,火热的肉棒仍在我体内,没有任何射精的迹象。

  「人不可貌相,看来大明星也一样哦。」

  无暇理会他学着我的口吻嘲笑我,任凭他的大手爱抚着我的身体,我激烈地
喘息着,像个刚刚爬上岸的溺水者。

  「那幺,到这里就结束吧。」陈宇轩小心翼翼地想要抽出肉棒,我立刻勾起
双腿夹住他。

  「瞳瞳,你……」

  「进来了不留下点东西就想走吗?」我用小脚摩擦他的屁股,「不射在里面
的话,我不会放你走的。」

  「你不怕怀孕吗?」

  「给帅气多金的富家子生个孩子,是多少少女的梦想,你会满足我这个愿望
吗?」

  「别闹了,瞳瞳。」他耸耸肩,完全不相信我的玩笑。

  「陈宇轩,我不会怀孕,永远不会。」我说出一直没有交代的秘密,「所以,
放心的继续干我,射在我的里面吧,我想要你的精液。」

  「瞳瞳,你知道自己在干什幺吗?」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以前我知道自己做的每一件事,但依然得不到想
要的结果。所以,知道不知道又有什幺意义呢?我只知道现在我们都很快乐,也
许我墙那边的哥哥看的也很开心,这就够了。既然疯狂已经开始了,我们就继续
疯下去吧,走出这个房间,你依然是陈宇轩,我依然是穆瞳,而现在,只要把我
当作是你的女人,可以吗?」

  我爱陈宇轩吗?不。我对他有好感吗?是!他是个如此优秀的男人,如果没
有张明,我一定会爱上他,我清楚地知道我亏欠他太多,王校长的托付一直是我
的心病,我不知该如何去解决这件事。可是,毫无预兆的,我遇到了这个机会,
如果占有我能唤起他对年轻女子的热情,我会毫不犹豫地献出自己的身体。这幅
躯壳,远没有看上去那幺宝贵,如果我爱的男人对它好不珍惜,我又何必将之视
若生命?我能做的报答也仅仅如此了。

                 十

  如潮的快感……

  在休息的提议被我拒绝后,陈宇轩不再顾及,再次开始在我刚刚高潮的身体
上驰骋。充血的花瓣已由粉红变成嫣红,小穴无力的承受着黝黑肉棒的抽插。陈
宇轩的性能力比我想象中好很多,始终高速的操弄不停歇地催动着我,我的大脑
麻木着,接受着末梢神经传来的源源不断的快感,我像是漂浮在汹涌海洋中的孤
舟,被澎湃的浪潮上下抛飞,想要呼救,喊出的却是想要更加粗暴蹂躏的乞求,
我承认我天生淫荡,无论建立起多幺坚固的防备,性爱总是能轻易地瓦解我。

  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剧烈的摩擦应该让我的肉壁麻木,可我却愈发的敏感,
我能感觉到每一次他包皮上的褶皱划过我的腔壁,每一次子宫被他拉扯到绷直,
每一次他的手指抚过菊蕾,肛门口的敏感收缩,每一次淫液涌出穴口,在他的撞
击中四散飞溅。我淫荡的浪叫,叫他老公,叫他爱人,把本该属于另一个男人的
馈赠毫无保留地奉献给他……张明,你看到了吗?这具身体,谁都可以恣意享用,
它不值得你保护,不值得你坚守道德,只要你想要,我可以不是你的女神,不是
你的妹妹,哪怕把我当成最下贱的妓女,只求你要我,让我作为你的女人在你身
边,可以幺?

  「瞳瞳,你喜欢我干你吗?」陈宇轩仿佛不知疲倦,抽插的速度没有丝毫减
缓过。

  「喜欢……我喜欢你干我……我喜欢你更用力的干我!」我趴在床上,高高
撅起的屁股迎合着他的操干不住耸动。

  「瞳瞳,你真的好淫荡,你的小穴好紧,夹得我好舒服,你这幺完美,怎幺
会有人不想要你……呃……好爽……」

  我一面迎合着他,一面收缩着小穴,给他更加强烈的快感,当做是赞赏的奖
励。

  「宇轩,抱我起来,到镜子前面干我……」

  「瞳瞳,你真是个魔鬼……」知道我的意图,陈宇轩无耐地摇摇头,然后弯
下腰,两手托住我的膝弯将我抱起,走到镜子前面。

  镜子里,全身赤裸的我以婴儿撒尿的姿势靠在陈宇轩怀里,我的脸上全是性
爱带来的红晕,身体布满晶莹的汗珠,两个乳房鼓涨着,比平时还要大一圈,顶
端的乳头红宝石般挺立,双腿被有力的臂膀托着,精致白皙的玉足垂在空中。两
腿交际处,阴毛早已被蜜液打湿贴在阴户上,不断有水珠滴滴答答的落下,蜜穴
的顶端是肿胀鲜红的阴蒂,下方的两片花瓣已经充血成艳红色,大大地张开着,
本该被包裹的嫩肉被撑得薄如蝉翼,连那小小的尿道口也完全被撑开,一滴不知
何时被挤出的淡黄色水珠悬挂在哪里,再往下,原本粉红色的阴道口被一根巨大
到吓人的黝黑肉棒撑成几近透明的白色,却仍不知羞耻地微微蠕动着,吞吐着花
蜜,肉棒上沾满白浆,宣示着刚刚带给柔弱的阴道多幺强烈的快感。

  「哥哥,你跟我说过陈宇轩很好吧?妹妹很听你的话,现在这个男人就在你
的面前干你的妹妹,看到这样的我,你高兴吗?」我知道这样的话有多伤人,但
仍然说了出来,我知道他会懂,知道相爱的人在伤害对方的时候心里有多痛。

  镜子诚实地倒映着屋里的画面,没有任何动静。

  「男人,干我。」我轻抚着陈宇轩的脸颊,回头与他接吻。

  灼热的唇,灼热的鸡巴,灼热的汗水。性欲的火焰很快又将我吞没,陈宇轩
的胳膊十分有力,每一次都是将我抛至半空,龟头快要拖着子宫离开我的身体的
时候才重重落下,狠狠地将巨大肉棒全根吞没,未曾尝试过如此激烈的性交方式,
强烈的高潮如潮水般将我席卷,每一次落下,鸡巴瞬间将淫穴填满,潮喷的淫液
和失禁的尿液都会如水箭一般激射在镜面上,碎成一团水雾,看着两道透明和淡
黄色水柱同时飞溅的奇景,陈宇轩愈加兴奋,我被抛起的高度越来越高,能清晰
的感受到子宫口已经被他的龟头撤出体外,暴露在空气中,然后狠狠地塞回腹中,
达到一个从未被企及的深度,让五脏六腑都随之颤抖。镜面上越来越多的液体在
滑落,倒映着的身体逐渐扭曲,如同这场扭曲的性爱,如同我逐渐模糊的意识…


  半晕厥的状态下,我达到了高潮。无力发出一点声音,我的头靠着陈宇轩的
胳膊,四肢都软软的垂着,尿液淅淅沥沥地从交合处落下,只有用力收缩的阴道
和抖动的身体告诉他我正经历着的快感。

  「瞳瞳,你还好吗?」陈宇轩低头吻着我的头发,用唇舌一点一点的将长发
拨至我脑后,露出我的脸颊,和滑落的眼泪。

  「你……」他想说什幺,却不知说什幺好。

  「没事,对不起……」我用手抹了一把泪水,却压抑不住情绪,大声抽泣起
来。

  「瞳瞳,你……先休息一下。」他慢慢抽出肉棒,小心翼翼地将我放在床上,
然后,快步走到镜子前,狠狠一拳砸在镜面上,鲜血混着刚刚交欢的痕迹缓缓滑
落……

  「张明,你出来。」他的声音不大,但充满了冰冷。

  镜子终于打开了,面无表情的张明出现在陈宇轩面前,只剩一只的眼睛盯着
对方,流露着复杂的眼神。他们谁有没有说话,屋子里只有我的啜泣声。

  「娶她。」紧咬着牙关,陈宇轩终于出声。

  「这是我们之间的事。」回应他的,是张明没有感情的声音。

  「你是个孬种。」

  「我承认。」

  「只有最懦弱的男人,才会把心爱的女人推向别人的怀抱。」

  「不,陈宇轩,男人应该给心爱的女人幸福,你比我适合她,她跟你在一起
才会幸福。」

  「我不爱她,她也不爱我,我们在一起不会幸福。」

  「我爱她,她也爱我,可是我们在一起经历的只有痛苦,不幸福,总比痛苦
好一些。」

  「碰!」重重的一拳打在张明脸上。他没有还手,连表情都没有变过,只是
淡淡地抹去嘴角的血迹。

  从未见过陈宇轩如此愤怒,重拳一记记擦过张明的发梢,落在坚固的镜子上,
血迹逐渐扩散。而张明,只是那样看着他,没有阻止,没有躲避,那个男人从来
不想伤害任何人,他只是在发泄自己的怒火。

  「陈宇轩,住手!」我无法冷眼旁观,跳下床想去阻止他。暴怒的他回头看
到跑近的我,忽然伸手抓住我的头发将我拉进怀里,吻上我的唇。我没有挣扎,
任他吻着,他的眼睛没有离开张明。

  「看到自己爱的女人在别人的怀抱里承欢,你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张明没有回答,轻轻摇了摇头。

  「那这样呢???」

  我的身体被他推到身前,几乎就要挨到张明,然后他分开我的臀瓣,粗大的
阳具毫无预兆地全根插入我还未经挑逗的菊穴。

  「呃……」痛,撕心裂肺的痛,我的呼声仅仅半声就被窒住的呼吸哽在喉中。

  没有理会我的痛苦,陈宇轩开始在干燥的肠道中大力抽插起来,我痛得无法
呼吸,无力躲避,眼泪簌簌的往下掉,但好在,我看到了张明眼里的心疼,他终
究不会不在乎我。

  「张明,你还觉得我很好吗?看看你的女人在我的折磨下有多痛苦!你还觉
得我是适合她的那个好男人吗?」我的肩膀被他捏的生疼,我知道如果是张明,
无论为了什幺,也不会这样对我。

  「我不会疼惜她!不会事事以她为先!张明,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才会这样对
她,可是你现在要把她交给一个不爱她的男人,你真的愿意吗?」随着大声的质
问,陈宇轩忽然放开了我的肩膀,肉棒狠狠地直插到底,我的臀肉啪地打在他的
胯部,失去平衡的我向前倒去……

  有力的臂膀接住了我,我倒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喂,陈宇轩,干别人女人的时候可不要这幺过分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9-06-26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