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都市言情  »  [舞女](03) 作者:qian1223
[舞女](03) 作者:qian1223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在线 av天堂 亚洲av av视频 av电影 日本av 成人av 欧美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461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卡萨的规矩
 
  几日后,卡萨。
 
  「雪姐,赵月虹和梅子这几天都没来上班,也没请假,打电话也不接。」 
  「喔?你去问问那个桃子,她跟梅子的关系不是挺好的吗?」
 
  「我问过了,她说不知道。」
 
  「嗯…那你去调查一下,看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是,我这就去办。」
 
  ……
 
  那天的事情过后,桃子就答应搬到张卞泰家去住。张卞泰去年跟妻子离婚, 带着一个约XX岁左右的儿子,叫张扬。张扬是个被宠坏了的孩子,对桃子这个 准新妈妈的态度很差。桃子也不好与他计较,有时候实在气急了就跟张卞泰面前 装下小委屈。张卞泰自然好言安慰,也私底下劝了儿子几句。哪知弄巧成拙,只 要爸爸不在,张扬开口闭口就是狐狸精。几天下来桃子对这个小孩已经有点咬牙 切齿了,她盘算着要给这个兔崽子点教训,看他敢不敢对自己不敬。
 
  这天周末,家里只有桃子和张扬二人,一个在客厅看电视,一个在卧室玩电 脑,彼此互不干涉。看了一会,桃子去洗手间的时候经过张扬的卧室,无意间听 到里面有微弱的喘息声传出,她以为听错了就又竖耳细听着,还真有那种声音。 直觉告诉桃子这个小鬼肯定在干什么坏事,于是悄悄把门开了一点,透过门缝她 看到张扬正全神贯注盯着屏幕,一只手握在那话儿又摸又搓的。桃子不禁偷笑: 这么小就学会撸管,真是了不得。再看电脑屏幕里赫然是一双穿着肉色丝袜的脚 丫,她顿时明白原来也是个恋足的。
 
  为什么说也呢?因为桃子发现张卞泰是个恋足者。搬过来这些天,张卞泰经 常偷偷看桃子的腿和脚,尤其两人独处时,更是抱着两只美足又闻又亲。就连睡 觉,他也要一头钻进桃子的两腿里,一边抚摸柔嫩的大腿,一边央求桃子夹紧。 桃子虽有些讶异,但还是照做,每次都把他夹得脸红脖子粗的。而这时张卞泰就 会露出一副极为享受的表情。渐渐地桃子更加确信这个看似凶恶的黑道大佬其实 就是个变态,倒是和他的名字很贴切。
 
  现在看到张扬对着丝袜脚撸管,桃子感叹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的同时心中也 有了计划。她准备等张扬下次做这种事的时候用手机拍下来,然后威胁要拿给张 卞泰看,还怕他不乖乖听自己的话吗?到那时她要用双腿好好「招待」一下。 
  晚上桃子去卡萨上班,她那性感撩人的舞姿依旧是吸引着诸多观众,他们个 个就像头狼似的喝彩吹口哨,恨不得冲上舞台占占便宜揩揩油。
 
  这时,一个魁梧男人突然跳上去搂住桃子的蛮腰一起摇摆起来。桃子马上认 出是北区大佬吴品德,一时间也不知该不该推开。但下面的张卞泰看到如此一幕 哪里还忍得了,他也冲了上去一把推开吴品德,骂道:「你TM什么意思?!」 
  吴品德上下瞧了张卞泰一眼,冷笑道:「变态张,老子跟桃子互动一下关你 屁事,难不成这卡萨是你家开的?」
 
  张卞泰搂着桃子的肩膀,沉声道:「桃子是老子的女人,你TM说关不关老 子的事?」
 
  「桃子会看上你这只癞蛤蟆?你TM逼人家的吧?」吴品德说着要去拉桃子 的胳膊,「桃子到这边来,德哥给你做主。」
 
  张卞泰把桃子护在身后,众小弟也虎视眈眈地瞪着吴品德。吴品德两手一摊, 嚣张地说道:「想干架?老子奉陪。」他身后的小弟也都围上来。
 
  双方的小弟开始互相叫骂着,眼看局势愈发得剑拔弩张,突然一个冷冷的声 音传来:「两位大哥稍安勿躁。」
 
  众人扭头望去,只见一个身着红色旗袍的冷艳美女缓缓走来。张吴二人脸色 一变,似乎对来者有些忌惮。旗袍美女经过的地方,所有人都自觉地退开,但世 界上总会有那种没眼色的人。一个北区小弟可能是刚入道不久并不知这个旗袍美 女是谁,张口就骂:「臭婊子敢多管闲事,活腻了吗?」
 
  大家顿时用幸灾乐祸的眼神望着他,不过本人却觉得风光无限,嘴里仍不断 吐着脏字。然而下一秒这个人再也不能说话了——他的脖子已经被旗袍美女踢断 了。看到如此情景,所有人均是一禀,大气也不敢出。
 
  旗袍美女看着吴品德微笑道:「德哥,你的人不懂规矩,我只好替您清理门 户了。」
 
  自己的小弟当面被人干掉,吴品德自然面上无光,但嘴上却说:「是我没管 好小弟还要劳烦雪姐,实在不好意思。」
 
  那个被称作「雪姐」的旗袍美女环视了一下四周,说道:「二位大哥应该知 道这里的规矩吧?出了卡萨大门随便你们怎么打,但在这里面可得遵守这里的规 矩。」
 
  「哈哈,雪姐误会了。我跟德哥是闹着玩的。」张卞泰笑呵呵地勾着吴品德 的肩膀问道,「对吧?德哥?」
 
  「啊,对对。我跟泰哥关系『好』得很,怎么可能打起来呢。」
 
  「呵呵,那就好。」雪姐的目光转向一直没说话的桃子,「桃子妹妹,来办 公室咱俩聊聊天吧?」
 
  「可是我还要…」
 
  「先让别人替着,跟我来。」雪姐的口气不容置疑,桃子虽不大愿意也只能 硬着头皮跟过去。
 
  她俩走后,卡萨的气氛也恢复正常,喝酒的喝酒,吹牛的吹牛,看妞的看妞。 倒是张卞泰和吴品德两个人都沉着脸不知在想什么。
 
  「进来吧。」雪姐将办公室的门打开。
 
  桃子刚走进去就愣住了,不是因为里面奢华的装饰,而是看到办公桌旁跪着 一个人,一个戴着狗项圈的男人!
 
  「很惊讶吗?」雪姐往沙发椅一坐,那个男人立即像条狗似的伏在脚下用嘴 对着高跟鞋又舔又亲的。
 
  「他,他这是…」桃子指着男人有些说不出话来。
 
  「这个玩意叫脚奴,一种比狗还要听话的动物,很有意思吧?」
 
  桃子知道有很多男人恋足,但从来没想到会迷恋到这种程度,甘愿当个没有 尊严,跟狗同样地位的奴隶。
 
  「好了,今天不是带你来观赏脚奴的。你是张卞泰的女人?」雪姐直接切入 了主题。
 
  「嗯…」
 
  「你喜欢他哪一点?」
 
  「这个…」桃子回答不上来,因为她根本不喜欢张卞泰。
 
  「本来你感情方面的事我不好多问,但你是卡萨的舞女,今天这件事也是因 你而起,所以我不得不管。」
 
  「嗯…」
 
  「本来客人跟舞女一起跳舞也是很正常的事,所以你要告诉张卞泰,碰到这 种情况要么小心处理别影响卡萨秩序,要么忍气吞声,要么…以后干脆就别到卡 萨玩,知道了吗?」
 
  「知道了…」
 
  桃子感觉到这个雪姐的气场很强大,压得她都有些喘不过气。也许是察觉到 气氛太压抑了,雪姐又微笑地说道:「桃子妹妹,你是卡萨的超级台柱,我会跟 经理说一声,让他多注意尽量不让那些男人占你便宜。」
 
  桃子道了声谢谢,又问:「那雪姐还有其它事吗?」
 
  「没了,你出去吧。」
 
  「那我走了,雪姐。」
 
  刚走到门口,雪姐突然问道:「你知道梅子最近去哪儿了吗?」
 
  桃子心里一惊,表面上却装出担忧的神情,「我也不知道,打她的电话没人 接,去她家找了也没人。」
 
  雪姐耐人寻味地看了她一眼,说:「好吧,如果她联系你了,记得告诉我。 去上班吧。」
 
  从办公室出来桃子才发现后背已经湿了一片,直觉告诉她这个女人绝对不简 单…
 
  下班回到家,桃子将雪姐的话转达给张卞泰。张卞泰顿时脸色铁青,似乎气 得不轻。桃子问:「泰哥,你没事吧?」
 
  「呼……没事没事。」张卞泰舒了口气,说道,「桃美人,要不你别去卡萨 上班了,在东区随便挑一个,这样我也好保护你。」
 
  「可是雪姐不会同意的……毕竟我能给卡萨带来更多生意。」桃子有些为难 地说道,而且今天又看到雪姐举手投足间就杀了个人,她哪里还敢跳槽。 
  张卞泰也沉默了,桃子见状问道:「泰哥,你们为什么对卡萨那么忌惮啊? 记得上次你说任何帮派都不会主动招惹卡萨。」
 
  张卞泰说道:「因为卡萨是G市太子党的地盘。当初太子党放话,谁跟卡萨 作对就是跟太子党作对。」
 
  太子党的名号桃子也曾听人说过,是G市一手遮天的大帮派,「这里是又不 是G市,太子党再厉害,也是强龙不压地头蛇啊。」
 
  张卞泰说道:「知道为什么东西南北四区唯独西区没有被统一吗?去年原西 区大佬准备带人拆了卡萨,结果帮派内所有堂主包括他自己全部被干掉了。他死 后,西区自然就乱了。太子党这招杀一儆百十分管用,从此果真没人敢惹卡萨了。」
 
  桃子恍然大悟,又问道:「卡萨对太子党很重要吗?不然怎么会这么重视呢?」 
  「有传闻说是太子妃来H市上大学,太子特地为她开的这家夜店,不过谁知 道是真是假呢。」张卞泰说罢突然握住桃子的丝袜脚,「桃美人,不说这些了。」 
  桃子一看他两眼放光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想起在雪姐办公室里的那个脚奴, 心里萌发出想要尝试的冲动,「泰哥,你跪着舔我的脚好不好?」
 
  本来以为会被拒绝,谁料张卞泰立即喜出望外地跪下去,脸贴在桃子的脚底 使劲地闻着舔着,嘴里不停「桃美人」地叫着,那模样跟雪姐的脚奴也差不了多 少。
 
  「好香啊!桃美人的脚真香!」
 
  「泰哥,你好贱呀~ 」桃子不禁好笑,原来女人的脚味对恋足者来说是香甜 可口的。不过被这样仔细舔着的确很舒服,以后下了班就让他舔舔权当按摩放松 了。
 
  「能尝到桃美人的美足,贱点又何妨?」张卞泰忘情地舔舐着,恨不得把眼 前的丝袜脚吞进肚子里去。
 
  「泰哥不仅喜欢我的脚,还喜欢被我用腿夹脖子吧?」桃子直接挑明了,反 正是迟早要摊牌的事。
 
  「呵呵,被桃美人发现了啊。」
 
  「泰哥每次都往人家胯下钻,想不发现都难呢。」
 
  「嘿嘿,老毛病了。我一直幻想着哪天被桃美人的美腿狠狠夹一次,没想到 真的能够实现了。」张卞泰说完在桃子腿上迷恋地抚摸着。
 
  「泰哥不怕被夹死吗?」以桃子的腿力,要夹死一个人是很容易办到的事。 
  「美女腿下死,做鬼也风流,哈哈哈……」张卞泰毫无惧意地笑道,「桃美 人,换上那天杀梅子的丝袜来夹我吧。」
 
  「穿那种丝袜我怕会控制不住自己,那个黄毛就是因为这样才被夹死的。」 桃子发现自己如果穿上蛇纹丝袜就会完全进入「蟒蛇女」状态,双腿仿佛有使不 尽的力量,一旦缠住「猎物」就不可能轻易松开,可以说是相当可怕的事情。 
  「放心吧,泰哥我强壮得很。」张卞泰拍着胸脯说得很是轻松,好像这几天 被夹得很惨的另有其人。
 
  「那泰哥可不要后悔喔!」桃子说罢从柜子里拿出蛇纹丝袜,将修长的美腿 一点点包入其中,一条栩栩如生的「蟒蛇」顿时呈现在张卞泰面前。
 
  「好性感!」张卞泰由衷赞叹道,双手在上面不停抚摸,感受着既柔软又带 着点肌肉的丝袜美腿。
 
  「泰哥,我们开始吧~ 」穿上蛇纹丝袜后,桃子已经等不及要开始「捕猎」 了,「先让你品尝一下我的三角绞。」
 
  「好好。」张卞泰也十分兴奋,背对桃子坐下,等待着她的绞杀术。
 
  三角绞是柔术里的一种致命技,就好比在对方脖子上加了把锁,施力后会造 成对方脑部供氧不足,轻则晕厥,重则死亡。桃子虽然不及教科书里那般标准, 但也够张卞泰喝一壶了。
 
  「泰哥,准备好了吗~ 」桃子很快完成了三角绞的预备动作,张卞泰的脖子 已经被牢牢卡在右腿的膝窝里,只要发力收紧腿弯就可以轻松扼断他的呼吸。 
  张卞泰打了个OK的手势,桃子的左腿弯立即扣紧右脚踝向下右侧发力,同 时腰身挺起催力猛绞,张卞泰顿时感觉一股强大的压力席卷而来,桃子的大腿在 那一瞬间变得犀利坚硬,无情绞杀着他。
 
  二十秒,只过了二十秒,张卞泰就撑不住了,虽然桃子并没有用全力,但窒 息的痛苦却是真真切切占据了他的感官。
 
  「泰哥,才二十秒喔!」桃子松了腿让张卞泰吸口气,只有一口气,他刚呼 吸完便开始进行第二次绞杀。
 
  又是二十秒过去,张卞泰的脸色比刚才还要难看,桃子「大发慈悲」又送给 他一口空气,然后又是残酷的绞断。
 
  这种慢慢消耗被夹者体力的方法十分有效,反复多次后,张卞泰已是头昏眼 花,四肢无力,现在就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都能干掉他。
 
  「泰哥,还继续吗?」桃子问道。
 
  「啊,继,继续……」张卞泰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呵呵,真是不怕死。桃子心中冷笑,刚才的三角绞只是热身运动,接下来才 是「蟒蛇女」真正的开始。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0-08-06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