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淫荡人妻  »  [老夫少妻](年轻的貌美人妻- 阿珍)(29-30)作者:baxx1979
[老夫少妻](年轻的貌美人妻- 阿珍)(29-30)作者:baxx1979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在线 av天堂 亚洲av av视频 av电影 日本av 成人av 欧美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3835
 

              【第二十九章】
 
  强忍着的涛哥,一遍又一遍的看着手机,他最后还是决定去问问雄头,这到 底是怎么一回事?
 
  到了按摩院,推门进去,就看到雄头,他旁边的案台上就躺着涛哥的手机, 两人对视一小笑,雄头说:「涛哥,您来拉,哎呦,您手机跟我手机给换了,哈 哈,来在这里呢,您看看」
 
  涛哥一连笑容:「是啊,呵,给忘了,这不,给您送来了」,一边说着,涛 哥拿出手机一连异样的笑容递给了雄头。
 
  雄头看也不看,就直接赶紧将手机还给了涛哥,脸上同样闪烁着异样的笑容。 
  两人没有说话,谁也不愿意再说对白,但大家似乎都知道些什么,暧昧的笑 容浮现在两人脸上,涛哥告辞转身,这时候雄头说了一句:「您走啦?欢迎多来, 也欢迎多交流」
 
  一时间涛哥接不下去了,只见他转身过来,环顾四周几个懒洋洋躺在沙发玩 手机没有理会他们对话的半裸女郎,他低着声音「打开天窗说亮话吧,那个女的 你怎么来的?」
 
  雄头顿时一脸惊讶「哥哥,这句话其实就是我想问的,这是您老二不?」 
  涛哥一听,就知道大家都看到了大家手中的那段视频,而雄头肯定是看到了 他那天偷拍阿琳躺在床上大声发出自慰声音的视频了,但雄头似乎不知道他跟阿 琳的关系,以为是他二奶。
 
  这下涛哥心也就宽了:「对,这婆娘,背着我去偷汉子,竟然给你给拍了」, 雄头一听这视频的女的果然跟涛哥有关系,但这两段视频这样一说也就开了。 
  雄头连忙推辞说,这是他小弟在楼房对面因为工程问题,无意拍的,用摄像 头拍的,他觉得好玩,就放在手机内了,两人也就这一段掏心置腹的对话后,释 然了一下。
 
  涛哥这时候下身肿胀,药丸的功效已经发作,他赶不回去找阿琳,他此刻也 不想找阿琳,他一把抓起躺在沙发中的一个女孩,走进了房间。
 
  十几分钟光景后,涛哥走了,心理嘀咕着:那视频中的老头到底是谁? 
  雄头看涛哥走了,心理也嘀咕着:那视频中他为什么要偷拍她自慰,难道两 人关系不一般?
 
  大家心中都有一个谜。
 
  涛哥回到家里,这时候已经是淩晨2点多了,大厅内一片漆黑,他瞄了一眼 阿琳的房门,这时候他内心百般滋味,但工於心计的他还是轻轻咳嗽一声,然后 推开阿琳的房门。
 
  阿琳现在穿着一套白色的贴身丝质长裙,犹如一只可怜的花猫,缩在棉被内, 她其实没有睡,她刚才给涛哥推了那一把,她哭完也觉得有点过份,这是一个喜 欢自我催眠的女孩。
 
  她听到了涛哥进来的声音,她不知道现在要怎么办,但刚才两人欲火中突然 那么自私的一推,也是触到了她内心深处的那种自尊。
 
  她不知道涛哥出门一趟有如此的变化,涛哥回家的时候,一路开车一路想着 阿琳的孩子到底是谁的,想了半天,估计也有点眉目了,但此刻也就是因为有这 样的结果,导致涛哥对阿琳的关怀也没有那么的亲近了。
 
  涛哥进来后,看着这件小尤物,他心理反复变化着,他还是看了看阿琳,然 后拉起被子帮她掩了一下,他发现阿琳还没有熟睡……
 
  於是,他坐了下来,坐在阿琳的床边,阿琳背对着涛哥,不知道他想干嘛, 这时候涛哥掏出一根烟,点了起来,呼出的烟雾弥漫在房间内。
 
  阿琳突然害怕起来,涛哥从来没有在她房间内抽烟的,以前都说有小孩,不 能抽烟,但今天是怎么了?
 
  阿琳给烟呛了一下,她揉着惺忪睡眼轻轻将身子侧了过来,看着这件小尤物, 白色的长裙将她的线条暂露无遗的在面前,没有内衣藉着灯光,红色的乳头若隐 若现,玲珑剔透般的挂在眼帘。
 
  看着对他瞪着大眼可爱的脸庞,涛哥不吭一声,让阿琳又是一凉,这时候涛 哥伸出大手脸微微笑着,一手握住了阿琳充满弹性的乳房,这一把毫无感情可言, 也无任何爱怜。
 
  就握住,阿琳有点怕,但她不知道要怎么挣扎,她感觉这只手的力度越来越 大,涛哥的确加大力度,他突然两眼通红,他紧紧抓住阿琳的胸脯。
 
  「嘤……」阿琳发出一下声音,表示疼的厉害,但她没有感觉出涛哥手劲的 缓慢,她现在无力挣扎的给涛哥抓住自己的奶子,她的泪水突然在眼眶中闪着。 
  涛哥就这样抓住一分多钟,很短,但也很长,然后站起来,看也不看阿琳, 转身走出房门,阿琳就这样傻傻坐在床上,她一边的乳房留下红红的手掌印子十 分明显,她六神无主……
 
  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的确不知道,涛哥怎么出门一趟变化如此巨大…… 
  她想了半天还是不懂,迷迷糊糊睡着了,第二天起来后,她还是生活一样, 只是面对着涛哥,她不知道说什么,而涛哥也当什么事情没有发生一样…… 
              【第三十章】
 
  入秋的天气很乾燥,天气渐渐凉,阿珍穿起了修长的健美运动裤显得身形更 加的迷人,紧紧绷住的小屁股走路的时候微微上翘着,成熟少妇的美丽暂露无遗, 让每一个过路的男人都会不禁的吞了吞口水。
 
  新房子的周围环境还算可以,就是晚上回家的时候较为冷清,阿珍上午上班 下午后回家煮饭,老徐头则晚上上班,上午下班的习惯,两人生活貌似没有冲突, 但隔阂越来越大。
 
  阿珍虽然没有明显的提出,但看着最近迷迷糊糊的老徐头她也不以为然,有 自己收入的女人的确充满一种自信,特别是店内的员工对她都不错,她的经理也 有时候带她去一些她平时少去的地方洽谈生意合作。
 
  每当阿珍出现在高档的场所毕竟引来不少人的眼光,她很有自信的穿着透着 一种气质,这并非与生俱来,而是从她自身的经历散发出来的。
 
  每次回家前,阿珍都会坐车路过她以前住的地方,有时候也会望了望楼上那 个崭露一角的铁皮盖子,她有很多回忆在这里,她现在住的地方也给房地产商收 得七七八八了,因此晚上除了几家有用电外,几乎都是黑漆漆的一片。
 
  今天,她回家的时候是下午,天濛濛灰暗,就离她旧居不远处的那个餐厅门 口,一个老头坐在一旁,看着人来人往的路人,显得格外寒酸。
 
  这不是老乞丐么?怎么又重操旧业了?难道社区没有去帮忙?很多问题突然 盘旋在阿珍的脑海中,她这一段时间都没再去找老乞丐,自从上次在楼梯口跟傻 国的事情之后。
 
  阿珍一下子善良的内心又驱使她需要知道答案,就这样一个念头后,她在下 一个站下了车,然后走了回去原路,路上的人很多,特别是一些男人都会回头看 下阿珍这件美丽的尤物。
 
  阿珍也感觉不妥,若她过去找老乞丐实在有点不搭,特别是她现在一身气质 型的女性装束,她上身今天穿着白色的衬衫外面一件黑色的毛衣背心,领口微微 开着,健美长裤还是遮不住她美丽的身形,如此女郎跟乞丐,实在不搭。 
  她转念一想着,信步走到了老乞丐坐着餐厅的斜对面,也恰恰这个时候,她 看到老乞丐起身坐了起来,老态龙锺的一拐着走着,看来上次跌得不轻,一下子, 阿珍的内心又酸了起来。
 
  老乞丐的确伤的不轻,前段时间刚开始还有阿珍的照顾,但不知道为什么阿 珍又没有来了,其实就要好了那个时间,但阿珍没来,老乞丐也忧伤,环境又差, 潮湿,这老头就这样烙下后遗症。
 
  社工也有慰问,但老乞丐不在旧的地址,找不到人,也就不了了之,老乞丐 一段时间的修养,最近也不算重操旧业,而是闷得慌,加上他不知道阿珍搬去哪 里,只能在这一区徘徊。
 
  老乞丐一拐着走到一家面摊门口,叫了一碗麵,坐在一旁吃着,周围几个正 在吃的人闻到他身上那股味道,都忍不住纷纷走人,老乞丐还没有吃碗这碗面是 强行给老闆赶走。
 
  阿珍这时候站在马路对面两眼充满泪花,她实在看得心酸,但又不知道如何 帮忙,她就这样看着,看着这个十分可怜的老人,瘦骨如柴的大腿,秋天的衣服 也不懂得穿多点,这让阿珍心理一阵慎骂。
 
  老乞丐也习惯了这种被人赶走的行为,於是,他抹抹嘴巴,口中喃喃有词, 孤髅着身形一步步离去,他走着走着,走到了一个巷子口,他拐了进去,这是一 道不深但明显黑暗的巷子,他进去后,看着二楼没有灯光的窗户,就这样看着。 
  看了一会儿,他拉开了窗户,低声咒骂着,声音不大,站在远处的阿珍虽然 听不到但看在眼里再也忍不住了,老乞丐就是在上次跌倒的位置,看着她旧居的 窗户,她此刻快步的半跑过去,走到巷子口,刚好一个邻居迎面而来,热情的招 呼着阿珍,阿珍一时间也没办法只好对付着。
 
  而老乞丐也的确是想阿珍,但他到巷子内并非怀念阿珍,而是进来拉开裤子 撒尿,就在洒着同时,他听到熟悉的声音,那是他的女神,他非常熟悉,他顿时 吓得浑身一抖,腥臭的尿喷在他手上,这老年人不能忍,一下子都缩进去了。 
  原来邻居跟阿珍打招呼的声音给老乞丐听到了,阿珍好不容易打发了邻居, 她到巷子看到老乞丐的时候,是看到老乞丐仰望着二楼的情形,她以为老乞丐还 在怀念她,她不禁好气又好笑,在巷子口嗯了一声。
 
  老乞丐这时候装模做样带着无神的眼光转过来,看到了阿珍,他啊,啊的发 不出声来。
 
  这下让阿珍更加觉得愧疚,她走了进去,双眼通红的流出眼泪,她看了消瘦 了许多的老乞丐,她十分内疚:「你,你怎么在这里,你好些了吗?」话语不多, 字字关心。
 
  「啊,是你啊,啊,看到你了,我在看你在不在呢……」老乞丐装了声音沙 哑的说。
 
  「没呢,最近忙,入秋,喉咙疼吗?」阿珍犹如见到了分别一段时间的夫婿 一样羞涩。
 
  「好了,好了,好多了,咳咳,咳咳」老乞丐继续装。
 
  阿珍赶紧过去,她拉起了老乞丐都是黑色暗茧的手,手很湿,看来应该是太 冷了关系,阿珍心疼的捧住这双充满皱皮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一阵腥腥的味道 传来,阿珍没有任何排斥,她当然不知道,这是老乞丐的尿渍。
 
  看着阿珍捧着自己的手,老乞丐一下子也感觉了温暖,无论任何人,给人温 暖都是开心的,何况是这么美丽的一件尤物。
 
  两人缠绵着几分钟光景,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但两人貌似都明白他们需要什 么,他们都忍了很久,阿珍的心跳加速,老乞丐则一股热气腾升起来。
 
               (待续)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0-05-26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