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校园春色  »  [我的高中生活](17)作者:后龙泽秀明
[我的高中生活](17)作者:后龙泽秀明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在线 av天堂 亚洲av av视频 av电影 日本av 成人av 欧美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10321
 

  *********************************** 
  ※本故事纯属虚构,人物名称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前言:教育部今年开始实行「男女同学共同修习法案」,也就是俗称的「椅 伴法案」。每学期开始会抽籤决定每位同学的椅伴,大致上的规则是:两人共用 一个课桌椅,上课时必须採取女上男下叠坐的姿势;唯有考试时,两人可并排共 座;户外体育课及不在原班级教室上课的通识课除外,可於每堂课前自行决定椅 伴。不遵守规定者,记警告或大小过.
 
  我因为看了妍萱的日记而担心地跟上了顶楼,却为了安抚她而让下一节课迟 到,也害暐榕意外地跟那个小混混坐了两堂课,之后怎样道歉和关心都没法让她 气消。下课后,依约再次跟着妍萱回家,希望可以陪她慢慢走出那些阴霾。 
  我的高中生活,甚至是我的人生,由新制上路那天开始有了很大的转变…… 
  *********************************** 
          (17)通识课和影片欣赏(三)
 
  「嘟……嘟……嘟……您拨的电话将转接到语音信箱,哔声后……」听到这 个讨人厌的女声,我只好再把电话挂断。连续拨了两通都没人接,正当第三通也 快响完时,她终於接电话了。
 
  「喂~~榕榕,你怎么……」
 
  「你等一下喔!」一个陌生的女生回应,这……是她姐姐吗?
 
  「……快点啦,干嘛不接,明明就在等他电话,还假!」电话那头传来她姐 一个人在讲话的声音。
 
  「快点喔,不然我帮你挂掉啰,还是叫他不要再打来好了……」话筒里突然 有些动静,好像有人接过电话。
 
  「喂……」
 
  「榕榕,你怎么这么久才接?」
 
  「我……刚刚在洗澡。干嘛?」
 
  「今天对不起啦,你不要再生气了嘛,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放你一个人在那边 的,你知道我有时候去上厕所会比较久,这次又不小心忘了时间嘛!」
 
  「……」
 
  「我发现已经迟到,慢了很久,也担心得要死啊!」
 
  「我打了两通电话,你怎么都没接?」她终於又开口了。
 
  「我……我就切成无声,可能没感觉到有震动吧!」
 
  「那你怎么会跟她一起进来?」
 
  「就……我迟到跑到门口时,看到她也在那边,不敢进去的样子,所以我才 敲了门先进去。」
 
  「真的吗?」
 
  「真的啦!」
 
  「……说谎的是大猪喔!」
 
  「好啦,那……你愿意原谅我了吗?」
 
  「才不要,你这个爱大便的猪. 」
 
  「你怎么这样,自己才是爱吃的小猪吧?」
 
  「……」她又沉默好几秒都没回应。
 
  「唉唷,对不起啦,我开玩笑的啦!」知道讲错话,我赶紧再次道歉。 
  「哼。」听到她可爱的声音,我彷彿可以看到她在嘟嘴的样子。
 
  「你今天跟那个人坐,他到底有没有……对你怎样?」
 
  「没……没有啦!」
 
  「我看到他有拿手机出来给你,他是要干嘛?」
 
  「就……想要电话啊!」
 
  「那你有给他吗?」
 
  「我干嘛给他啊?」
 
  「喔,好啦!那没事就好,害我担心得要死。」
 
  「最好是。」
 
  「真的啦!欸,明天……礼拜四了,我们这礼拜是不是还有一次晚自修?」 
  「干嘛,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用功?」
 
  「因为榕榕老师教得很好啊~~」
 
  「你去死啦!」
 
  「唉唷,干嘛这样,我说真的啊!明天……到底要不要那个嘛?」
 
  「好啦!欸……我不能再讲了啦,等下我妈妈可能会上楼,被她发现我在讲 电话,一定会被念的。」
 
  「喔,好。那你早点睡喔,晚安~~」
 
  「嗯。晚安,拜拜。」
 
  跟暐榕好好道别之后,终於可以放下一颗心。虽然刚刚撒了一个小小的谎, 但我也只是单纯的想帮助妍萱,陪她走出这段阴霾而已,我真的不愿意欺骗你。 
  榕,对不起。
 
           ************
 
  隔天一早到教室,我就开始默默地观察妍萱身后的那傢伙,因为我有点担心 前一天妍萱第一次狠心拒绝他的要求,会引起他有什么动作,还好一个早上看下 来都没什么异状。
 
  他有几次想跟妍萱说话,不晓得是在讲前一天的事,还是课业方面的事,她 都很简短的回应,之后就没再理他了。而且妍萱每节一下课,就会离开座位去找 孟真,也让他没什么多余的机会可以纠缠她。
 
  下午原本有堂电脑课,本来还在烦恼,是不是应该要回来跟暐榕坐?但好像 又不能丢着妍萱不管。还好班长就在中午下课时跟大家转达,电脑课调到下周一 的消息。
 
           ************
 
  「妈的,你这傢伙不简单喔!有了超正的大奶椅伴,竟然还把上了班上最正 的好学生耶!」我才刚端回来等了好久的午餐要就坐时,同桌的阿平开口说. 
  「对啊,同学~~你这样不行喔,你一次夹了两个去吃,叫我们其他人怎么 办?」俊宏在一旁附和。
 
  「没有啦,昨天临时去厕所上太久,没注意到时间啦,而且我真的是刚好跟 她在门口遇到的。」
 
  「我看案情不单纯喔!你之前不是就都跟她坐吗?该不会是……旧情复燃, 跑去厕所『上』了很久吧?」阿良不给面子的又补了一刀。
 
  「不是啦!干,你们别乱说嘿,我们真的没怎样啦!之前跟她坐是因为…… 
  我们搭同班公车,稍微有点认识啦!「我假装有点火的回应。
 
  「唷,看你紧张的勒,说得煞有其事的样子。」阿良说.
 
  「吼~~我也好想跟正妹坐喔~~只要一次就好,我的人生就完整了。」阿 平说.
 
  「你会不会太夸张啊?」我嚥下一口饭说.
 
  「欸,建文,说真的啦,不然你帮我乔一下,下次跟你换一节坐坐看。」阿 平不死心的继续讲.
 
  「神经病喔你。」我回他。
 
  「拜託啦,至少我的椅伴不是阿良那种等级的吧,她勉强还可以看啦!」 
  「靠杯喔!」阿良坐在一旁吃着他的麵,没说话也中枪了。
 
  「好啦,不要闹了,说点正经的,要不要下次大家找一下自己的椅伴,我们 一起出个游啊?等期末考完刚放寒假时,过年前的那几天。」俊宏不愧是康乐股 长,总爱搞这些活动。
 
  「好啊好啊,那我就不找了。建文你两个都带来,让一个给我。」阿平又在 讲.
 
  「妈的,就跟你说我跟她们都没怎样啦!」
 
  「最好是啦,我看两个都有给人家怎样喔~~」阿良说.
 
  「吼,每次跟你们讲正经的都会歪掉。这件事还久,没关系;另一件事就比 较重要了,这次的课外……」
 
  看着俊宏继续讲着正经事,阿平和阿良在一旁起鬨瞎闹着,有多久没有这样 轻松地跟他们一起吃中餐了呢?
 
  妍萱的事,至少现在可以稍微放心一些,虽然可能得瞒着暐榕,偶尔花一点 时间关心她,但我想过一段时间后,等她的情绪和状况稳定些,我就可以找机会 跟她说开,然后以朋友的身份继续关心她、陪着她。这之后,就可以跟暐榕正式 的……我的心里,默默的这么盘算着。
 
           ************
 
  结果我们又不小心在餐厅瞎扯到午休钟响才离开,回到教室内,看到暐榕已 经趴在我们的桌上休息了。我知道等下又要挨骂,但没办法,还是得先叫醒她。 
  我戳了戳她的肩膀:「榕,对不起啦,我回来了。」
 
  没想到她一句话都没说,就爬起身来离开座位让我坐下。她的脸上没有一点 表情,看起来应该是在生气,只是没有被她念几句,还真的好不习惯.
 
  「你怎么了?在生气喔?」等她坐下来,我往前靠在她背上小声地说. 
  「没有。」
 
  「哪里没有,你脸上就写着在生气啊!」
 
  「你不要吵我,我要睡觉了。」她冷冷的说.
 
  「喔!」
 
  也不知道她这是想睡觉的气,还是生我晚回来的气,反正应该一觉起来就好 了。我也没有再烦她,把头轻轻靠上去,手搂着她的腰就睡了。
 
           ************
 
  当天下午临时被调走的电脑课,变成了讨厌无聊的历史课. 下午的课堂上, 我隐约一直听到抽屉里有手机震动的声音,是不是有人传简讯给她?该不会是那 个小混混阿堂吧?可是暐榕说没有留电话给他啊!我还是不安的转过头去,那傢 伙坐在最后一排,在教室的另一边,因为视线被其他人挡住了,我看不到他在干 嘛。
 
  应该不是他吧?要是被这个恶名昭彰的傢伙缠上可就糟了。但是是谁传简讯 给她呢?我想应该是她的好姊妹吧,因为她每隔一会就会再把手机拿出来偷看一 下,震动声一直响个不停。
 
  终於,下课钟响起,暐榕看了最后一眼手机,就立刻出教室去了。等她离开 后,她放在抽屉忘了拿走的手机突然又震了一下,我偷偷拿起来看,好像是婷妤 传的。虽然手机萤幕锁住了,但因为跳出的讯息还可以往前滑几则,我看到最后 几段讯息是:
 
  小鱼:「我也有看到一件事很可疑。」
 
  小婷:「我知道可以问谁. 」
 
  如如:「那下课老地方集合?」
 
  小鱼:「嗯,老地方,快来。」
 
  我只认得出那个小鱼的头像,是婷妤没错. 这应该是她们好友群组的通话内 容,可惜手机萤幕锁住了,没办法看到前面的全文,不晓得她们在讨论什么. 是 暐榕的事?会跟那个混混有关吗?
 
  我忍不住好奇她们这么神秘是要讲什么事,於是等下一节上课前,她回来就 座时问她:「榕榕,你刚刚去哪里啊?」
 
  「没有。」
 
  我不敢跟她说我偷看了一下她的手机,也不知道怎么继续问下去:「今天放 学,我们先去外面吃点东西吧,免得你又……」
 
  「已经上课了,你不要一直讲话。」
 
  「喔!」
 
  她回来后,表情就变得很怪,到底刚刚她们聊了什么八卦?为什么让她这么 闷闷不乐?
 
           ************
 
  好不容易熬到最后一堂课,等下就可以跟暐榕一起去吃点东西,然后一起晚 自修了。也许可以趁着空档,再来好好关心她一下,看刚刚她们到底聊了什么, 怎么会有点不开心的样子。
 
  本以为一切会像我盘算的那么顺利进行,但我却完全忘了考虑另一件事,而 且没想到下一秒就出事了。
 
  「滋……滋……滋……滋……」抽屉又传来震动声,她们还没讲完吗?暐榕 又伸手去抽屉捞了一下手机,这次她好像看到什么震惊的消息,定住了几秒钟。 
  突然,她头也没回的手往后伸,把手机递给我。这是……我的手机!?我接 过来一看,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
 
  萱萱:「今天可以再一起回家吗?」
 
  我竟然忘了!刚刚顺手把手机放到抽屉哩,居然忘了拿出来。而且也完全没 考虑到,今天妍萱可能会再找我一起回去。好死不死在这时候传来被她看到了! 
  这下该怎么解释!?
 
  「榕榕,你听我说,我昨天……」我话还没说完,她就用力地往前坐,整个 人贴到桌缘。
 
  「昨天是刚好在车站遇到她,才跟她搭同班车一起走的,你不要误会啦!」 
  她把手贴在脸颊摀住耳朵不想听我说.
 
  「榕,你不要这样,听我说嘛!」我握着她的右肩,才想靠到她耳边继续解 释,没想到她用肩膀大力地把我顶开,完全不想再听我讲.
 
  「榕榕~~榕榕……」无论我怎么摇她,她都不肯再理我。这下可惨了,昨 天晚上电话中好不容易才让她气消,这次被她看到妍萱传这样的简讯给我,不知 道会气多久?我打定主意,下课不能让她走掉,一定要好好跟她讲清楚。 
  结果离下课还有五分钟,就看到她开始在收拾东西,把铅笔盒和书本都收到 书包里. 等钟声一响,老师说完下课之后,她马上起身要走。
 
  「榕,你等一下啦,我们去外面讲,你听我解释。」我拉着她的手,轻声在 她耳边说,因为怕把她弄痛,我也不敢拉得太大力。
 
  「你放开我!」没想到她把我手一甩,跨出我的腿上,就快步往前门走去。 
  「榕……暐榕……」我想叫住她,又不敢太大声。
 
  正想要追上前去,就看到妍萱也刚好离开何宇民身上,转身要往我这边走过 来。经过我身边的时候,她用询问的眼神,皱着眉头一双大眼睛一直看着我,我 只好微微跟她点了个头,示意等下会去车站找她。
 
           ************
 
  一回到家里,我就拿着手机,一直思考着等下打电话给暐榕,要怎么好好解 释她看到的那则讯息才能让她气消。结果这一犹豫,就从饭前,一直拖到饭后、 洗完澡、坐在书桌前都还下不了决定,直到意识到再晚她都要睡觉了,才终於拨 出了电话。可没想到憋了这么久,听到的却又是那个讨人厌的女声,不同的是, 这次连响都没响,她就直接说:「您拨的电话现在没有回应,哔声后……」 
  我一连播了三次都一样,才九点多,她应该还没睡觉吧?还是她不肯接我的 电话,直接关机了呢?没能联络上她,让我心慌的当晚一整夜都睡不好,躺在床 上我不断拿出手机检查稍早传给她的讯息,每次看仍然都是显示未读.
 
           ************
 
  「榕榕你昨天很早睡喔?为什么电话打不通?我有传讯给你,有收到吗?」 
  一早来,等她坐回我腿上,我就小声地从后面问。
 
  「你还在生气喔?不要这样啦,都隔一天了欸,你这次怎么气这么久?是不 是那个又来了?」我试着开玩笑,想缓和气氛,没想到她还是无动於衷。 
  「榕?」我把头探到她旁边,想看看她的表情。她立即往旁边侧过去,但我 似乎瞄到,她的眼睛肿肿的,她昨晚哭了?
 
  「榕榕,你到底怎么了,可不可以听我好好解释,别这样不理我好不好?」 
  结果她还是一句话都不肯说,看来这次不是单纯闹脾气那么简单,她应该真 的很在意妍萱传的那封讯息,毕竟我从来没有看过开朗坚强的她哭的样子。 
  还是,会不会她知道了什么,反应才会这么大?难道她知道我跟妍萱之前交 往的事了?我突然想起昨天她们群组的简讯内容,那个婷妤说她「看到一件事很 可疑」,会不会是有一次我想跟着妍萱上楼,在楼梯口撞着她那次?也许她从那 次就注意到了。难道昨天她们在群组中讨论的不是那个混混,而是我的事? 
  这下可糟了,要是给那些三姑六婆在旁边说些有的没的,等下她对我的误会 会越来越深的,一定要找个机会跟她好好解释一下,但她现在根本不肯听我说话 怎么办?
 
           ************
 
  果然这一整天我只能乾坐在她身后,看着老师在讲台上写黑板讲课,或者偶 尔探头去看看她抄写的课本笔记。当中我也不是没有继续想尝试跟她说话,但不 论我是问课堂的内容,还是想跟她解释道歉,她不理我就是不理我。而且就像当 初一样,她每次一下课就起身,离开座位出去了。
 
  某节下课时,我发现她手机又放在抽屉忘了带,想趁着没有人注意的时候, 偷偷拿出来看能不能解锁,看看她们群组昨天到底讲了些什么?是不是有关於我 跟妍萱交往过的消息。没想到摸出她的手机,却看到送给她的那个手机吊饰,已 经被取下来了。
 
  难道她真的已经知道了?不安的情绪笼罩我的心头,这样下去不行,我一定 要好好跟她说清楚,也许必要的话,得跟她坦承我跟妍萱曾经有过的那段关系, 而我最近也是因为某些重要的原因,不得已才会再跟她有来往的。
 
  我打定主意,在放学时把她拉到没有人的地方,当面跟她坦白。因为我真的 不想让她误会我,也不想让她难过、让她哭。
 
           ************
 
  「噹~~噹~~噹~~噹~~」终於,最后一节下课钟响。
 
  「榕榕,你可不可以等一下再走,我……」我在她要起身时又在她耳边说. 
  「我不想被人家误会,晚自修的事就算了。」
 
  「你……不是啊,榕,我只是想你给我个机会,让我好好跟你解释嘛!」 
  「你不要再一直烦我了好不好?我要回家了。」她说完起身就走了。
 
  我赶紧随便收拾了书包,正想跟出去,妍萱却在这时经过我身旁,悄声的问 我今天能不能一起回去,我随便搪塞了个理由跟她说有事,让她自己回去,就赶 紧追出教室,却已经看不到暐榕的身影了。
 
  一路跑下楼,沿着楼梯都没有看到她,她到底去哪了?穿过层层的人群,我 一路快步出了校门,来到了公车站,找寻了半天也没见着她的身影。
 
  错过了这一次跟她当面解释的机会,我以为周末还可以打电话给她说清楚, 但没想到,我一直试着拨电话、传简讯,无论怎么样就是联络不到她,暐榕她就 像消失了一样躲着我。
 
           ************
 
  好不容易熬到了礼拜一,一早来她还是一句话也不回应我。她对我的态度, 就像学期刚开始坐在一起时那样。
 
  早上有两堂数学课,本以为藉着教她数学时互动的机会,可以再跟暐榕拉近 点距离. 没想到课堂一开始,我正想靠上前拿笔,她就开口了:「以后数学笔记 我自己写就好,你……自己看你自己的吧!」
 
  「榕榕,你干嘛这样啊?有需要跟我呕气到这种地步吗?」
 
  「榕榕~~榕榕……」我在身后她耳边,细喊无数次,她就是不理我。 
  没想到整个早上她只跟我说了这句话,我实在是又气又难过,为什么她可以 这么绝. 她对我的感觉就好像回到学期刚开始,我们还不认识时那样冷冰冰的, 可不同的是,我们明明那么好,为什么要因为一些误会,就连给我解释的机会都 不肯?
 
  为什么这小妮子脾气这么拗?想着想着,我忍不住也有点气起她来,於是我 也放弃再跟她说话,要赌气就来啊!
 
           ************
 
  结果我都忘了下午最后还有堂被调换的电脑课,憋了好几堂课,我还是忍不 住在刚下课时,趁她还没收完东西要起身前跟她说.
 
  「等下电脑课,你要不要跟我……」我又低声下气地说.
 
  「我找到人跟我坐了,你不用管我。」
 
  「榕榕,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我……」
 
  话还没说完,就感觉旁边有人走过来。
 
  「对不起……」妍萱!她怎么突然过来?
 
  「我……可以跟建文说句话吗?」妍萱不好意思的看着地上说.
 
  「那我……我先走了。」暐榕看着走道的另一边,爬起身跨开脚,就从我身 上离开了。她们两人貌似在跟对方说话,却都没有看过对方一眼。我感觉周遭的 空气冷得快要凝结,冷到我也快不能呼吸了。
 
  因为妍萱都直接来问我了,最后只能答应陪她一起坐。和妍萱一起进了电脑 教室后,我沿路都在找暐榕,想看看她跟那个胖子坐到哪去,找了半天却又没有 看到他们。我记得以前暐榕还跟他坐时,他们都坐在前面几排啊,是还没进教室 吗?
 
  走着走着,妍萱就跟着我走到了先前去的那个角落,「我……要坐啰?」妍 萱小声地说.
 
  「嗯。」
 
  她要坐上来前,还是先问了一下。尽管我们上礼拜才一起坐过一次,但跟她 一起的这种感觉还是有点陌生。没多久,老师进到教室就开始上课了。今天要教 大家写简单的网页程式,因为太入门了,我根本不想听,索性就往后靠着椅背开 始发呆。
 
  看着坐在腿上,妍萱的长发背影,我不禁想起刚开学时的情景,当时盼了许 久终於等到的第一堂通识课,就是电脑课. 憋了好久好不容易和当时心爱的妍萱 坐在一起,而且那次还不小心和她有了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亲密接触. 
  也就是那一次的不小心,被当时躲在后面的何宇民看到我越矩的动作,才会 让他有藉口一步步把妍萱带入那个深渊的。也因为妍萱一时的迷惘,让我当时身 心倍受煎熬,还好当时有暐榕陪着我,才能让我慢慢渡过那段难过的时期。 
  现在,我又跟妍萱坐在一起了,而暐榕她也回去找那个胖子一起坐,一切彷 彿回到了原点. 但此时此刻,我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谁能想得到,几个月过后 自己的心境会有这么大的转变呢?
 
  暐榕她,她跟那个人坐的时候,他们都在说些什么呢?他会不会也藉着教她 电脑,两手故意往前伸来环抱着她呢?他会不会也在暐榕的耳边轻声细语?暐榕 会不会也跟他斗着嘴,万一他给榕榕搔痒,她那么怕痒该怎么办?她会不会…… 
  一想到暐榕柔软的身体正被那个胖子抱在怀里,不禁又想起了那个梦境,梦 中暐榕在讲台上被那个胖子无情地从身后不断……进出。而现在,他们的私处可 能已经贴合在一起,离真正的进入仅有一步之遥. 想着想着,我下面竟然起了反 应。
 
  妍萱好像也察觉了,因为她原本跟着教材范例在练习,但此刻手上的动作却 越来越慢。可能是她感受到下身被顶到了,动了动屁股想调整了一下姿势。但她 移完身子,我反而觉得她的腿是微微的合起来,让我感觉到她温热的大腿好像夹 着我那根一样。她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让我下面愈发的膨胀。
 
  怎么会这样?这种被大腿和私密处包覆的感觉,让我真的好想动一下,最近 真的压抑了好久,下面好想发泄一下,而且依照妍萱的状况,她说不定……也很 想要吧?
 
  不行!决不能在课堂上再做跟那傢伙一样的事,说好要让妍萱忘了这种感觉 的。而且刚刚不是才在担心暐榕吗?这样子不就真的做了对不起她的事了? 
  可是她又对我这么绝,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反正现在做什么她又不会知 道,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们什么名份都没有……想到这里,我又有点难过起来。 
  心里的恶魔才刚要被打败,没想到妍萱却在这时突然开口了:「文……你下 面……怎么又有点那个……」
 
  「啊,对不起。」
 
  「没关系. 其实……如果你想跟那次一样……可以……可以再那个的。」 
  「萱……我不要紧啦,等一下就好了。」
 
  「可是……可是你跟她坐的时候,会不会也常常这样?」
 
  「我……只有……偶尔会而已……」我知道上次我们都看过彼此跟椅伴间越 矩的行为,也不可能再说没有。
 
  「你如果想要……我……可以帮你……」
 
  「萱……你……」
 
  「我……我不想你们……碰在一起。」
 
  「你……可是……旁边有人,这样不好啦!」
 
  「我……我可以帮你……用手……」
 
  我犹豫了一下,没有拒绝,没想到妍萱悄悄的就要把左手往下伸。在她还没 有伸进裙子底下时,我即时把她拉住:「萱,我没关系的。你不用这样……我们 上课就好了,好吗?」
 
  「……对……对不起。」她顿了一下才说出这句道歉,而且还是带有点哽咽 的声音。我探头想去看看她,她却别过脸不让我看。
 
  她不晓得我已经知道她日记中的那些秘密,而我突然这样的回答,一定让她 觉得自己有点失态. 我想我的反应可能有点伤到她,赶紧向前靠在她身上,轻拍 她的肩膀来安抚她:「萱,对不起啦,我没有别的意思,你不要想太多。我来教 你写网页,好吗?」
 
  「嗯……」我看到她用手拭了一下眼角,应该是没事了。
 
  接下来的电脑课,我很认真的教她初阶的网页程式语法,来转移自己的注意 力,尽量不去想暐榕和那个胖子的事,也不去想此时此刻和她坐在一起时,身体 产生的那些本能欲望。
 
  终於,我们安然的渡过了今天最后的这堂电脑课. 不过放学后,我又一次拒 绝了妍萱,没有跟她一起回去。
 
           ************
 
  因为我的书包忘了带,只好再回教室一趟。在回去中高年级大楼的路上,我 看到前方有几位同班的女生,她们大声地在聊着天,本来我也不以为意,直到我 听到了她的名字。
 
  「你们有没有看到,暐榕今天又跟那个阿堂坐欸!」她又跟他坐!?
 
  「怎么会这样,她上次不是因为在门口等人,被老师叫进来,才不得已跟他 坐的吗?怎么今天又跟他……」
 
  「听说是因为她的椅伴的关系. 」
 
  「谁啊?」
 
  「就是那个许建文啊!听说他劈腿!你没看到他们两个上次那么晚一起进教 室。听说他跟那个吕妍萱早就在一起了。」我们的消息,班上都知道了?还是这 八婆乱猜的?
 
  「怎么会这样?他看起来那么斯文,没想到他是这种人欸!」
 
  「对呀!暐榕一定是被他骗了,很难过,故意要气他才跟那个人坐的。」 
  「蛤~~这样她好可怜喔!不是听说那个人都会对女生毛手毛脚的吗?暐榕 那么漂亮,他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好可恶喔,这种劈腿的人真的很……」
 
  我实在听不下去了,快步从她们旁边超过.
 
  「欸、欸、欸,就是他啦!」那个八婆大声地说.
 
  「唉唷,你不要再说了,人家会听到啦!」
 
  「又没有关系,这种人就是要说给他……」
 
  我才不想理会她们对我的评论,只想快点拿了书包,再去找暐榕问清楚为什 么她又跟那个混混坐。於是快步跑上楼,回到教室拿了书包,再从另一边的楼梯 下楼。
 
           ************
 
  我沿路又搜索着她的身影,明知道机会渺茫,但我今天一定要找到她,跟她 讲清楚。於是我快步奔跑,从教学大楼一路跑出校门,直到车站的那个路口,终 於隔着马路看到她在站牌前排队。我看到远方她的车已经来了,也顾不及行人的 绿灯未亮就冒险冲过了路口。
 
  「暐榕~~吴暐榕!」我边跑边喊。
 
  「你在干嘛?」她看我冲过马路,瞪着大眼看我。
 
  「你跟我来一下!」也顾不得旁边都是同校的学生,我过去一把将她从队伍 中拉出,将她拉到旁边的角落。
 
  「你放开我啦!」她皱着眉头瞪我。
 
  「你刚刚,为什么又跟那个人坐!?」
 
  「你……你管我干嘛!?」
 
  「你不知道,那个人他……」
 
  「他怎样?他在追我……」她看着旁边说.
 
  「你说什么!不可以,你不能答应他,你不是说没有给他电话吗?」
 
  「我跟他,关你什么事!?」
 
  「榕,你不要这样,你是不是故意在气我?你听我好好讲好不好?我那天真 的是刚好在车站这遇到她才……」
 
  「我问你,你们是不是……早就在交往了?」她一双大眼睛瞪着我说. 
  「你……我……我承认,我们之前是有在一起,只是……」
 
  「那你为什么没有早点告诉我?为什么要瞒着我!?」瞪着我的眼珠子突然 变得湿润,她转身就要往站牌那走回去。
 
  「榕,你等一下,听我好好解释。我当初没有跟你坦承,真的很对不起,但 是我真的有我的苦衷,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我赶紧拉住她的手说. 
  「你不需要跟我解释!我又不是你的谁!!」
 
  「不是这样的,其实我对你……我们是……」
 
  「我们是什么!?」她又瞪着我,像是在等待我的答案。
 
  「我们,我们……」还没理出我心底的话,她就先开口了:
 
  「我告诉你!我们什么都不是!就只是椅伴而已!!!」
 
  激动的说完最后一句,她用力地甩开我的手,转身跑去挤进排队的人群,上 了刚刚到的那班车。感觉胸口像是被狠狠地刺了一下,我呆站在原地一动也不能 动,旁边还在等车的同学好像都在看着我,我只能目送着她的巴士离开. 
  这一次,我却再也看不到她在窗边跟我道别的身影。
 
  (第十七章完,待续)
 
  =================================== 
  下回预告:我的高中生活(18)女友的房间
 
  本集登场人物:
 
            本人许建文椅伴吴暐榕
 
           女友吕妍萱女友椅伴何宇民
 
              麻吉陈忠良阿良
 
              康乐股长陈俊宏
 
             男同学叶国平阿平
 
             暐榕好友王婷妤小鱼
 
             暐榕好友曾咏婷小婷
 
             暐榕好友李苑如如如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clt2014金币 +10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0-09-20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