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综合小说  »  [女孩们的玩物]作者:不详
[女孩们的玩物]作者:不详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av在线 av天堂 亚洲av av视频 av电影 日本av 成人av 欧美av]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我叫麦小颖,25岁,是上海某大学一名心理学研究生,小时候我长很并不漂 亮,造就了我很内向的性格,俗话说女大十八变,带有江南女子特有的气质的, 虽然已经是个婷婷玉立的女孩,但不知道为什么,我走路总是低着头,看到男生 就脸红,大家总是拿这个来笑话我。因此我在同学中保持着绝对淑女的形象。但 实际上我性欲很强而且受虐欲超强,为了满足受虐的心理我经常花钱找人来满足 我的受虐心理,不同的是,我不敢找男人,只敢找女人,而且是那种能守住我秘 密的女人,在她们面前,我可以舔她们的脚,喝她们的尿,我的受虐性能够充分 发挥。
 
  这些女人大多都是花钱买来的妓女,有钱嘴巴能封得很紧,她们总是粗俗而 且生殖器味道很重,舔她们的阴道的时候总有一种作呕的感觉,有时还有客人的 精液留下来,我虽然不喜欢,但这样常常能激起我的受虐欲望。
 
  而她们看到眼前这个贱女人比自己漂亮得多得多却可以让人任意凌辱,这种 嫉妒的情绪加上自己平常工作的诸多不满再加上虐待我的报酬总让她们充分发挥 自己的虐待欲望,什么粗俗的话都会使出来,鞭打起来更是不遗余力,所以基本 上每次我都是嘴里塞着她们酸臭的丝袜,在她们的尿液与鞭打中达到高潮,泄得 一塌糊涂。
 
  这天星期五,我接到一个召唤我的短信,是我的最爱的主人了(应该说是我 的女王),我叫她王姐,她是一个妓女,37岁,虐待倾向很严重,学心理学的我 很容易就能知道她工作确是很辛苦,我知道她总是什么活都接,老实说我挺同情 她的,她需要发泄,而且我们在一起不谈别的,只是发泄,之后就是我做家务, 帮她洗那些腥臭的衣服,然后和我的狗老公住一晚上,呵呵,狗老公!这是我最 喜欢的一部分啦……
 
  想到这里,正在上课的我心里一阵乱跳,我知道自己内裤已经湿了。好不容 易熬到了放学,我穿上新买的天鹅绒丝袜,再穿上她给我的泛黄的内衣,这件内 衣腥味很重,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穿上它我都不敢走人多的地方……
 
  于是,我化了淡妆后骑上单车就往她租的偏僻的屋子去了。那是一个 70 年 代的老楼,与她同住的还有一个她的同乡,叫张怡(其实我怀疑是她私生女,长 得好像,对我嘛,呵呵),她只有 14 岁,却已有几年的妓女经验了,也许这就 是 loli 了,幼稚的外表下是一个极为成熟的心。
 
  我必需叫她主人,在她眼里,我只是个运气比较好的女人罢了,事实上我也 承认,说到社会经验,我确是太差了,倒是主人教会我很多东西,我也不知道为 什么喜欢她叫我母狗,骚货。
 
  一会儿,就到了她家楼下了,用钥匙打开门,映入我眼帘的就是一个昏暗的 画面,电视小声地开着,吃剩的菜摆在桌上,一个中年妇女靠坐在破破的沙发上, 一只脚上挂着个高跟鞋,身上戴着胸罩,丝袜也在,内裤是那种有口子可分开的, 看到这些,我不禁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脸更红了……
 
  「舔干凈吧!还有狗盆里面的,对了,那个狗环你带来了没,」王姐幽幽地 命令道。
 
  「啊,没带」。我脑子里翁的一声,呆住了。上次的狗环是丝袜做的,很容 易脏,我带回去洗的时候忘记拿回来了。
 
  她也看出来了,又说了一句「用小黑的吧,快一点,今天有你受的」。
 
  我识相的低下头,向狗窝看去,那是王姐家里的一条黑狗,王姐叫它小黑。 
  我更喜欢叫它狗老公,但只是心里叫叫罢了,不敢让王姐知道我其实最喜欢 小黑,我是为了小黑才来的,看看我的狗老公,它太脏了,看来许久没洗了,才 两个礼拜……。
 
  我脱下衣服,只剩下丝袜,将剩下的饭餐倒到了狗盘里,然后跪了下来,轻 轻爬过去,取下狗公的项圈,套在了我的脖子上,现在老公自由了,开始一个劲 的舔我的下阴,而今晚我的膝盖是不能离开地面的。啊,我的淫水又出来了…… 
  「哈哈,看来果然是只配做个母狗呢,小贱人」王姐又笑了,其实我也不知 道为什么,它就爱舔我阴部,舌头刮着大阴唇的感觉很爽,我真的这么贱么,也 许真有母狗的潜力吧,(其实我搽了母狗尿,不好买呢,嘿嘿)……
 
  我的晚餐是王姐和主人的剩饭,已经倒到狗盆里了,发酸的上海青里混着几 块糜烂的蕃茄,还有些吃了又吐出来的鱼。嗅着这种发酸作呕的味道,我更兴奋 了,我的狗老公早已经吃饱了,但还是陪我吃了点,真感动啊,这么大一盆我怎 么吃得完……
 
  还没高兴多久,我那狗公就不帮我了,它对我母狗尿阴道非常感兴趣,一个 劲地舔,刮得我气喘嘘嘘,差点就泄身了。我心里一阵骄傲,「待会有你舒服呢, 老公。」可事情还是要做,我一口一口地吃着,按主人的要求,每一口要含在嘴 里至少 2秒才能吞下,唔,都是这种粘粘的味道,好像老公的狗液,嘿嘿,我想 这,一口,又是一口,好多,肚子好涨。主人在泡澡,我要吃完了才能见到她, 之后,等主人们睡觉了,我就可以……
 
  还有一口,再舔一下,终于吃完了,我要吐了,呃……
 
  终于吃完了我的晚饭,我下身已是一片狼藉,淫水混合着母狗尿,还有老公 的唾液一起粘在丝袜上,白色的丝袜已经半湿了,粘粘的真不好受,「可恶的老 公,我忍!」我尽量静下心对自己说。其实我身上已是一身汗了,六月的天气啊, 我骑了这么久的车,都没停过……
 
  随着汗液渐渐冲淡了母狗尿的尿骚,狗老公也对我没了兴趣,陪着王姐看电 视了。我收拾了一下碗筷,快速向浴室爬去。浴室的门开着,我就冲了进去,却 发现里面除了主任还有她一个朋友。
 
  「骚货,过来,见见新主人」主人知道是我,看也没看就说。
 
  「是,主人」,我快速爬了过去,脖子上的狗圈一甩一甩的,像极了一条母 狗,主人把我的狗链珊在浴室的墙上,在把我的手紧紧得反绑着放在背后,又是 丝袜,现在丝袜质量怎么这么好,捆得我好紧……一会儿,我除了嘴巴能用,我 其它地方基本都被固定了。
 
  这时,我听到主人和她朋友在谈话。
 
  「真的可以么,张怡」新主人疑惑的问着主人。
 
  「当然可以,我的母狗我做主」主人自豪的说。
 
  「好,真厉害,能找到个这样的变态!我服了你」
 
  「那当然」
 
  听着主人们的对话,我的脸红红的,「我只是……而已嘛」
 
  「好,开始吧」主人饶有兴致的拍拍我的脸,就出去了。真是奇怪,我不由 得开始想象接下来要发生的事,今天何往常不一样嘛,呵呵。随着一声开门声, 我的思绪又拉了回来,主人回来了,手里多了一个针筒,还有一个袋子,里面装 满了瓶瓶罐罐。
 
  「母狗,这是催乳剂,这几天学了下母猪养殖,搞了个这个,我对你不错吧。」 
  「不要啊」我象征性地说了一句,但马上感觉好像不对,主人说肯定是雌性 激素,但是不是动物用的呢,那对人体伤害会很大,而且我还要上课的,是春药 还好了,但如果是催乳剂,那以后怎么办啊。
 
  我不能有乳汁啊,但此时我嘴里这样说着,心里却有一种期待的感觉。期待 一个好的春药,如果有其它的,也可以用用,不影响身体就好了。
 
  「死母狗,明明想要,还装纯情……」
 
  「听话,这是为你好」主人拍了拍我的脸,由于我跪着,所以高度只到主人 的胸部,必须抬头才能看到主人,于是浴室里是一幅怪异的图画,一个大姑娘被 一个小女孩当个宠物一样,小女孩拍着女人的脸,说着大人教育小孩的话……, 但其实我心里清楚主人心理很成熟的,想着想着,我的嘴巴不由稍微张开了一点, 主人看着我的痴呆样,猛地掐了一下我那 34d的乳房,又用手指插了一下我湿漉 漉的下身,再拿沾满淫液的手指夹了夹我的舌头,另一只手捏着我的鼻子一字一 句的说:「母狗,骚货,贱人,还研究生呢。」
 
  听到主人这样说我脸更红了,何况旁边还有主人的同学惊异地看着我……主 人放手后头我马上低了下来,看着地板,那是我跪在地上的蛮丰满的大腿,旁边 是主人那涂满指甲油的嫩脚,「老了」我不由得叹了口气「主人皮肤好好……」 
  这时主人又指着旁边一堆丝袜,说「去,把嘴巴塞紧,待会不要大喊大叫的, 女人要有个女人的样子,亏我以前还把你当榜样呢」
 
  我又想起我是个研究生,我的学校是主人梦寐以求的名校……
 
  我不由为主人鸣不平,但这些都不是我们能改变的,多想无益,要珍惜眼前 的生活!想到这里,我的兴致马上就起来了,我知道我是恋物癖,闻到袜子特有 的酸臭味就会兴奋,但由于自己一直以来受到的教育,这种矛盾的心理总是让我 若得若失,是主人将我内心这种那种受虐的潜质释放出来的。
 
  我探下身,猛吸了一口空气,开始用嘴把丝袜吸起来,没手真辛苦啊,好不 容易才吸了一支袜子,吸到嘴里还掉了下来,搞得主人的朋友直笑,大夸主人找 了条好狗啊,主人也觉得太慢了,和自己的朋友说:「那你去塞,这母狗自己弄 不来」
 
  「看我的」,这个主人的朋友说道,抓住我的头发看了我一眼,我马上低下 头,不敢直视她,「呵呵」她笑了,「世界上居然还有这种人的」,说着就抓起 一双双丝袜就往我的嘴里塞,好酸的味道,恩就是这种味道,一定是去爬山了, 要不就是挤公家的车了,……恩,这个是主人的,这个是王姐的,这个,应该是 新主人的,哇,都好骚……
 
  唔,唔,不知不觉我感到嘴里的袜子越来越多,我的口水开始不足了,很多 丝袜没有被口水湿润,塞在口腔里是一种干涩的感觉。差不多了吧,已经极限了, 不要再塞了,再我不住地祈祷中,终于听到主人的朋友说,「丝袜不够了,我看 这条母狗自己还带了一双,加上那双应该够了」
 
  「恩」,主人应和着,自己自顾自地在袋子里选注射液。
 
  我开始后悔了,也许我今天不该来的……
 
  555 ,我才买的新丝袜啊。还有我的嘴吧,呼吸困难了……
 
  终于,我那沾满了母狗尿,淫水,汗渍以及唾液的丝袜也被塞到了我嘴里, 刺鼻的气味让我忍不住咳嗽起来,刺激着我的粘膜,我反胃了,「晚餐」也像要 吐出来了,但我知道不是肯定不行的,吐出来了还要吃进去,我可怜的胃啊,真 对不起你,好不容易,干呕的感觉被我压了下去,其实满口的丝袜,怎么吐也吐 不出来。我现在也不咳嗽了,正在奇怪怎么没动静了,突然,啊,一阵钻心的疼 痛从我的乳房传来,主人已经开始行动了,一个好粗针毫不留情地插入了我的乳 头,200ml 的液体慢慢注入了我的乳房,我急得大叫,却只能发出唔唔声,这时
 王姐也进来了,
 
  「我就知道你不行」王姐对着主人说,同时,她用大腿夹住我的头,我的鼻 子只能贴到她的阴部,唔,一股男人的骚味,我挣扎着尽量想摆脱这股味道,但 王姐下身力量太强了,我用尽全力,却动也动不了,乳房的疼痛已让我已经顾不 上这股骚味了,主人的朋友按着我的胸,将另一个针头插了进来防止我乱动,而 主人则饶有兴趣的注射各种液体。不大的浴室里,一个研究生的雪白彤体,被一 个妓女用自己壮实的黑色下身夹着,两个小孩就像做实验一样给这个玩具一般的 雪白彤体注射着大量黄色的发情药剂。
 
  也不知过了多久,噩梦终于结束了,我的乳房已有一种欲爆的感觉,不知道 打了多少药水,只知道整个袋子都已经打完了,主人把我背上的绳子解开了,然 后丢给我一个丝瓜,取下我嘴里的一些袜子,套在丝瓜上,然后拿来一个 V8.又 递给我一张纸,不用也知道要我怎么做了。
 
  看着我这奴隶宣言,我是又惊又怕,注入乳房的液体也开始发挥自己的作用, 我的下身一片瘙痒,「念,还是不念」,对着 V8 ,我的心里七上八下,终于, 欲望的海浪冲破了伦理的防线,我忍着火辣辣的麻痒,开始在录像机前宣读并签 署奴隶宣言:
 
               全文如下
 
             性奴隶的麦小颖条款
 
  本人麦小颖(以下称甲方),完全出于自己志愿,放弃所有的人权和尊严, 发誓成为张怡(以下称乙方)的永久财产,
 
  1.甲方永久服从乙方的任何要求,除非乙方放弃权利。
 
  2.乙方有权利任意更改或增加任何条款,不需要通过甲方同意。
 
  3.乙方有权利在甲方身上进行任何试验。甲方要全力配合。
 
  4.乙方对此条款拥有完全解释权。
 
            日期:2007年6月22日
 
            甲方签署:乙方签署:
 
              画押:画押:
 
  读完了奴隶宣言,我立刻按上了自己的大拇指,我知道我的一生可能会从此 改变,但已经关不了这么多了,发情剂的效果让我疯狂,我眼里只有这个能让我 满足的道具。我开始疯狂地用丝瓜猛插自己的下声,沾满尿液和唾液的丝袜套在 丝瓜上,每一次抽插都发出斯斯的断裂声,随着「啪」的一声丝瓜断裂在我的阴 道里,我也达到了今天的最后的高潮,倒在了浴室里。
 
  隐隐约约中,我听到主人对王姐说:我考上了的缅甸的警察。我要带这个母 狗过去了,放心吧,这个母牛我一定会照顾好的。
 
  我知道我的母狗生活可能真的要开始了,而这之前,我得做完主人家的家务, 最后再爱我的狗老公一次…………
 
                 2
 
  再一次悠悠转醒已是天色微明,狗老公早不不知去向,只有脸上浓浓的尿骚 味记录着之前发生的一切,「再陪我一下嘛,真是的」我不禁叹道,疲惫的眼神 盖不住内心的失落。
 
  今天还有工作面试,我得赶快去,要不找不到工作就惨了,唉,大龄女人找 工作不容易啊,我挣扎着爬起身,洗了洗身子,又到厨房为主人煮好吃早餐,送 到了主人的房间。顺便拿衣服。
 
  主人起床更早,已经趴在床上看盘片,呵呵,还是兽交片,片中女孩披头散 发,身下散落着丝袜,被一条大公狗逼在墙角疯狂的抽插,只能发出母狗般的呜 呜的声音。之后又被狗拖着在浴室里走,还尿了一身……等等,这情节怎么这么 熟,我不禁仔细看了看,「啊」,片中的女主角不是别人,正是现在跪在主人面 前的奴隶,天,被录像了,我脸像火烧似的不敢抬头。
 
  「母狗不错嘛,」主人看我进来,朝着我涨得要爆掉的乳房打了两巴掌,又 说道「你的狗老公现在就在后院的垃圾站附近,那里有几条狼狗哟」
 
  「主人,主人,我,我」我着急地想响应,却不知道怎么说。
 
  「是这样的,那个,小黑那里总是洗不干凈,所以我才……」
 
  突然我找到了一个理由,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无力的声辩道,却几乎听 不到自己的声音……
 
  「哈哈」主人抬起抓住我的下额,抬起我的脸,「下次我带你去狗窝,让你 尝尝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干死你这条母狗。」
 
  我忙说「不要,不要」同时低下头,试图掩盖那满心的期待,
 
  主人早已看在眼里,突然对准我的阴部就是一脚,「母狗,,快给我把这些 塞进你的骚 B里去!」
 
  「唔」,我痛得弯下了腰,赶忙抓起主人丢下的东西往自己阴道里塞,那是 一个个柱状的像卫生棉球似的发情剂,像一个个胶棒,每个都十厘米长,一根拇 指那么粗。我在网站上见过,具体效果就不得而知了。大概塞了 5,6 个,我突 然想起今天的面试,忙对主人说「主人,我今天有个面试,我要赶快去了。下个 礼拜再过来伺候主人……」
 
  主人一听,立即来了兴致:「分开腿,继续装,要我来装是不是?」
 
  我知道多说无益,使劲撑开双腿,,一只手拨开自己的两片阴唇,另一只手 拿着胶棒在阴道口找着位置,嘴里还喃喃道:「主人,今天的面试很重要……」 
  主人似乎发火了,拿起更多地发情剂就往我阴道里塞,顷刻间已是塞下了 10 多个,到了实在压不进去的时候,主人让我摆个母狗的姿势,屁股翘起来,然后 抓住剩下的 1个,就对准我的菊花洞,猛地按了进去。
 
  「唔」我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全身颤了一下,异物挤过了肛门,就像一根 棒子,直接滑进了我的直肠。滑入直肠的发情剂由于我的动作,即刻改变了方位, 死死得顶在嫩肉里,与阴道内的发情剂卡在了一起,将我的肛门猛地撑开,我双 手抓紧,狠命地摆动了一下雪白的臀部,试图将这些固体发情剂摆正位置,这一 切都被主人看在眼里,主人直接将直肠内的胶棒用力顶了进去,直到死死卡住了, 才把手指拔了出来,之后将塞进我肛门的手指放在了我的嘴里,足足让我吸了五 分钟,主人才把手指从我嘴里拿了出来,之后拿出了一件大衬衫,「穿上,别弄 脏了」
 
  看我穿完这件衣服,主人丢给我 5个硬币,再把手机塞到了我的乳沟里,拉 着我的狗链就往外走。
 
  可怜我一个 160公分的成年女子,被一个身高不到 140的女孩,被硬生生拖
 出了出去,随着砰的关门声,我已经被主人赶出了门,我赶紧向主人求救,「不 要啊,主人,这怎么见人啊,主人你开开门啊」
 
  任凭我叫破喉咙,房里就是不见动静,我一看表,时间已经不多了,再看看 自己的装束,白色的男式衬衫刚好盖过屁股,雪白的大腿因为兴奋而微微发红, 大腿内侧根部硬币大的淡黄胎记极为显眼,宛如一个奴隶烙印一般,阴道内的柱 状发情剂由于有淫液的润滑已经开始往下滑,我只有努力夹紧双腿才不至于让它 掉落下来,脚上是一双鲜红的公主鞋,明显偏小的尺码将我的脚板紧紧包住,形 成一个动人的弧线,3 d 的乳房因为发情剂的关系坚挺立着,已经快要达到 34e
 的标准,奶白色的乳水不住地从发胀的乳头向外喷出,胸前衬衫已被乳水打湿, 紧紧地贴着乳头,粉红的乳头突了出来,将衬衫紧紧绷住。衬衫扣子已经坏掉, 我唯有紧紧抓着衬衫才不至于让两个乳房跳出来。每次手臂的移动都会不经意地 碰到挺立的乳头,脚下紧束的感觉和阴道内十几根胶棒的摩擦,更让我全身躯像 触电般的发颤。我可怜的我啊,要穿着这身装束去面试么。
 
  「一共二十根,少一根你我就将录像放到网上去」门内传来主人的声音, 
  看着漆黑的门板,我不禁想哭出声来,一切都是徒劳了,我低下头,夹紧下 半身,抹着脸上的汗水,迈着细碎的步子就往地铁站的方向冲了过去。
 
  文化路是那么的短,又是那么的长,我匆匆地往前走,身边闪过一个个人影, 每经过一个建筑都会引来一阵阵声音,就连狗也朝着我叫,我听到人们在议论 
  「你看那个女的,那个女的连胸罩都不戴」
 
  「嗯,看到了,奶水都露出来了,哪家的女人啊」
 
  「她下身好象也没穿裤子,你看」
 
  「好浓密的毛,好象人还蛮漂亮的」
 
  「是啊,怎么穿成这样,现在的女孩子真是越来越不知羞耻了」
 
  「估计是个鸡,你看她的鞋子」
 
  「小孩子不要看……」
 
  我不要听,我不要听,但这声音却在我的脑子里来挥之不去,淫水已经开始 顺着大腿流了下来,我快夹不住了,要掉下来了,突然,我和人迎面撞上了,走 路不稳的我直接被弹了回来,重重地落在了地上,这一撞狠狠地挤压了我的左乳, 我听到「滋」的一声,奶水直接从我的乳房射了出来,溅到了来人的身上,湿了, 全湿了,发胀的左乳由于撞击和射乳而火辣辣的疼,屁股因为与地面撞击而使直 肠内的胶棒变形了,变形的胶棒猛烈地摩擦着女性两腿间的敏感的薄膜,乳房的 刺痛和下体的摩擦让我情不自禁地喊了出来。
 
  这吓坏了被我撞到的男同志,看到我一身装束,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呆呆 得看着我露出的左乳。
 
  我赶紧爬起来,抓紧衬衣,弯下腰绕了过去,良久,我听到背后的呼喊我的 声音「小姐,你的东西掉了,你的东西掉了」,听到喊声,我知道胶棒掉了,更 是头也不回地发疯似得向前冲去。
 
  好不容易终于走了了地铁站,用完身上仅有的五块钱买票,我独自站在等车 的黄线边,每个出口都站了几个人,只有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占着一个出口。所有 人都没有说话,整个候车室一片寂静,我可以感觉到人们异样的眼光,我头早已 埋进了胸里,眼里只是发红的乳头和红色的公主鞋,全湿了,淫水沿着衬衫角, 顺着我的大腿一直流到了鞋子里,鞋子里粘粘的,每走一步都有要滑倒的感觉。 脚好痛……
 
  不要看了……我忍受着周围人的视奸,我祈祷着:神啊,救救我吧,让这一 切赶快结束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就在我颤抖的祈祷声中,车子到了,我挤了进去。开 车了,我松了口气,我紧贴着窗口,闭上了眼睛,就像做了一场梦一样,突然, 我发现我的衬衫被车门夹住了,随着列车的开动,股股的风从缝隙里灌了进来, 直接冲进了我的下身,我不禁打了个寒颤,回到了现实,身子抖得像风中的小草。 
  突然,地铁一个转弯,有人都挤了过来,受到挤压,我发胀的乳房再度爆发, 长长的「滋」的一声,两股乳液直接射到了窗口上,我不敢再看,整个人紧紧贴 住门口,企图用湿透的衬衣把它擦干。但哪里擦得干凈,白色的乳液已如决堤般 地从乳房里汩汩冒出,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乳汁的味道,还有就是淫液混合着汗液 的骚味。而我就是这个味道的制造者……
 
  正在我为这个味道焦头烂额的时候,一只手抓住了我的乳房,一个声音轻轻 在我耳边说:「小姐,你好骚哦。我来满足你吧。」
 
  「唔」乳房再次受到刺激,我不禁又呻吟了一下,抓住他的手,企图挣脱, 但我实在没什么力量了,只能搭在陌生人的手上。
 
  看到我的呻吟,感受着我的体温,陌生人似乎更了解我了,整个身躯压了过 来,我瘦小的身躯立即被贴在了窗子上,两个乳房如两个压扁的水袋,左乳在陌 生人的挤压下是变成奇怪的椭圆状,下半身则被他随手找到的圆珠笔直顶花心。 
  「唔,不要」,我想挣扎,贴在玻璃上的肉体却动也动不了,嘴里呵出空气 成了带着女性特有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说话更是如呻吟一般,看到我的反应, 陌生人哪还忍得住,横在我身下的大手直接把我提了起来,身下的圆珠笔像搅拌 机一样搅着我的阴道,我的手艰难地滑向了我的下身,企图给这种带来一点点阻 力,女人啊,看着我可怜无助的样子,陌生人完全兴奋了,动作越来越大胆,两 根手指也插进了我的阴道,滚烫的阴道成了陌生人快乐的天堂,我用尽力夹紧阴 道,企图离开这羞耻的快感,换来的却是第三跟手指的插入和更猛烈的抽动。放 弃吧,我闭上眼睛,嘴里发出呜呜的呻吟,就在我呜呜的享受的时候,陌生人突 然把笔顶到了我的最深处,同时用力地抓紧我的乳房,就在这两股强烈的刺激下, 我达到了高潮。强烈收缩的阴道将所有的淫液一起喷到了陌生人的手里。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到站了,陌生人将手上上的淫液抹在了我的乳房上,在 我耳边说了句「你真漂亮」,就离开了,我一直低着头,甚至没看到这个陌生人 的脸,车又开动了,还几对情侣和几个年轻人,带着女友的青年只是偷偷往我这 里看了看,另外几个确是直勾勾的盯着我的下身看,我终于感觉到了什么,原来, 那只圆珠笔还插在我的阴道里!笔头不知什么时候从我的阴道滑了出来,卡在了 中间,远远看去就像一个按摩棒一样,我顾不上周围人火辣辣的眼光,用手使劲 往里按了回去,「唔」霎时间,痛觉与快感再一次一起袭击着我的脑门,我不由 自主又轻哼出声来。
 
  终于有人看不过去了,「不要脸!」女孩拉着他男朋友就走了,剩下的几个 男青年也放开了声音,开始议论起来,就在这时,刷,一根胶棒直接掉到了地上 出来。
 
  男青年们马上找到了话题:「看,是按摩棒,我估计还有」
 
  「肯定还有,你没看她夹腿的样子,至少 5跟,」
 
  「真是越漂亮越变态啊」
 
  「确实蛮漂亮的,不知道一个晚上多少钱」
 
  「你眼睛好一点,你看一下她掉下来的按摩棒,是什么型号……」
 
  「我打赌第二根马上就掉下来……」
 
  我僵直的身子微微颤抖,在众人的目光中弯下身子捡起了胶棒。余光中,我 看到人们各种各样的目光,惊讶,鄙视,不齿……终于到了终点站,我冲出了地 铁,来到了面试地「 ** 精神研究院」,冲进了厕所……
 
  关上门,我再次闭上眼睛,就像过了半个世纪一样,整个衬衫已经湿透,乳 液混合着汗液紧紧地将衣服贴在我身上,抹在左乳的淫液还残留着我的体温,回 顾之前的二十分钟,是羞耻更是兴奋,而现在,紧张的神经终于可以放下,满是 淫液的阴道也夹不住胶棒,我整个人靠在了墙上,随着一口气的呼出,10多厘米 长的圆珠笔从我的阴道滑了出来,也带走我身上最后一的支撑力。我滑倒在地上, 感受着冰冷的地板,胃里是一阵阵痉挛,当最后一根胶棒从阴道里滑出的时候, 我终于忍不住抱着马桶吐了起来。
 
  吐了一下,就好多了,「今天怎么了,老想吐,这个月月经很正常啊。」我 自言自语起来。
 
  突然门外响起了说话的声音:「听说我们今天来面试的是 ** 大学的研究生 哦」
 
  「是啊,心理咨询科好像很期待的样子呢……」
 
  「啊,心理科……」
 
  我的心不禁怦怦跳了起来,看着地上沾满淫水的胶棒,望着挂上紧贴在脚上 的小红鞋,思绪不禁回到了两年前的那个早晨……
 
  那是一个多云的早晨,从早开始天色就灰蒙蒙的,刚从医学院毕业的我一个 人坐在心理科,无聊地看着鱼缸里的鱼游来游去,在国内的生活水平普遍不高的 情况下,人们很少关注自己的心理健康,形同虚设般咨询的心理科也被挤到了一 个不起眼小房间,就在我看着金鱼发呆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稚嫩的声音:「阿 姨,能帮我穿一下鞋带么,」
 
  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个小女孩,大大的眼睛望着我,眼里是一阵期待……哇, 好可爱!好像洋娃娃哦!我不禁蹲下来仔细看这个女孩,甜甜的笑映在脸上,大 大的眼睛一闪一闪的,嫩嫩的皮肤下是诱人的粉红色,精致的裙子合身的贴在身 上……
 
  「好 ~~~,阿姨帮你啊」,我看着洋娃娃般小女孩,我抑制不住心中的喜欢, 蹲了下来,两手为小女孩穿鞋带,鞋子是也是粉红色的,细细的鞋带盘在鞋面上, 我拿着鞋带开始穿,便穿还不时看看女孩的脸,穿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小女孩开 始不耐烦了,动了动脚,我又向女孩挪了挪,对着小女孩:「不要乱动哦」 
  「我脚好痛,阿姨……」
 
  「哪里痛啊,这里么?」我边说边伸出手,边摸边问
 
  「不是,左边,右边,下面,再上面点,不对,是……」
 
  我一看不行,就将小女孩抱了起来,放到了桌子上,脱下了小女孩的鞋子, 开始为小女孩按起脚了
 
  「是这里么」
 
  「嗯,左边一点,差不多了,好,就是这里了,好酸噢。」似乎找到了位置, 我女孩舒服地哼了出来,「嗯嗯,先别动,我帮你揉揉啊」,我抬头看着小女孩, 轻轻的说,揉着揉着,
 
  小女孩开始舒展自己的脚趾,
 
  「那边脚也酸么」,我随便问了一下,
 
  「嗯,阿姨真好,」
 
  「唔」我应了一声,又脱下女孩的另一只鞋,轻轻揉了起来。
 
  此时小女孩坐在桌上,左脚享受着我的按摩,开心地摇了起来,右脚也随着 摇动一前一后地摆,不时碰到我胸前的乳房,
 
  「嗯,别动,桌子要摇坏的,」我边揉边说,为了防止桌子抖动,我不禁将 左胸往前挺了挺……
 
  「哇,阿姨你身材好好哦,」小女孩看到我向前挺胸的动作,发出了赞叹声, 
  「哪有,阿姨胖胖的,一点也不漂亮,你以后长大了,一定比阿姨漂亮多了」 
  女孩子总是觉得自己胖,我也一样,自言自语的说了起来,
 
  小女孩又道「哪有,阿姨你咪咪这么大,妈妈说咪咪越大越好」说着,用右 脚在我的左下乳抹了两下,
 
  「呵呵」我不好意思的笑了下,小女孩比我成熟多了,我这么大的时候哪里 知道乳房还有咪咪这种叫法……手却没有停,继续为小女孩揉脚,
 
  「阿姨我的脚美么,」小女孩继续说到
 
  「美,不止每,还是又美又嫩,嫩嫩的看到就想咬一口」我不由和小女孩开 起了玩笑。
 
  「呵呵,那女王我就给你咬一口……」
 
  「嗯」,我点点头,脸微微在女孩的腿上贴了一下,开始对女孩说话感兴趣 起来。
 
  「大家都叫你女王么」
 
  「那当然,大家叫我女王,阿姨你也要叫我女王。」
 
  「嗯,好,阿姨也和大家一样,叫你女王……」
 
  「女王,感觉好点了么」我觉得差不多了,开始看小女孩的反映。
 
  「唔」女孩似乎没听到我的话,自顾自摇着
 
  「感觉好点了么,我的小女王……」我又问了一下
 
  「嗯嗯,阿姨你叫什么名字呢,」
 
  「大家都叫我颖颖,」
 
  「好啊,我有个阿姨也叫盈盈,她也叫我女王,我叫她奴隶阿姨,她比你大, 你就叫小努力阿姨吧」说着用力踩了踩我的乳房,
 
  「好好好」乳房再次受到刺激,我开始有股舒服的感觉,于是又特意向前挺 了挺了,换了个顺从的口气说道「小奴隶阿姨请问女王,感觉好点了么」
 
  「是女王陛下。」小女孩摇得更开心了,大声说道!
 
  「好!阿姨知道,是女王陛下……」
 
  受到感染,我也不禁提高音调「女王陛下,奴隶小阿姨情问女王陛下感觉好 点了么」刚开始这些称呼我还不太习惯,那种顺口就顺口说了出来,
 
  「嗯!」女孩享受似的又哼了一声,又纠正我,「是女奴阿姨」。
 
  「好的,女奴阿姨想问女王陛下,女王陛下还有哪里不舒服,需要女阿姨按 摩么。」
 
  「呵呵」女孩高兴地笑了笑,再踩了踩我的乳房,又摸了摸我的脸:「女奴 阿姨好聪明,女王我还要去上厕所,女奴女奴快抱我去」
 
  「嗯,女奴知道,女奴这就带主人去」随着「女奴」这个词在耳边不断重复, 我似乎真的进入女奴的状态,下身微微发热,对着女孩一个劲地点头,我直起身, 一把托起女孩,放在胸前,就像贴着自己最喜爱的毛毛熊一样,将女孩扑在了最 柔软的乳房上,边摇边向洗手间走去。一路上,胸前的女孩时而咯咯笑,时而用 小手隔着衣服抓抓我的乳房,时而用小手摸我的脸,始而往我的耳朵吹气,同时 我耳边主人,奴隶,女奴的叫,听着耳边的呼喊,不时感受着乳房的刺激,我喉 咙里不禁发出「唔,唔」的声音。
 
  到了洗手间,正想把这顽皮的女孩放下来,女孩却分开腿,拉开裙子,嘘的 一声就上尿了出来,「唔」这时女孩就在我脸正前方,淡黄色的尿液直接洒到我 脸上,我闭上眼睛把头摆向一边,企图避开尿液的冲击,同时又怕手中的女孩掉 下来而不敢乱动,只能羞涩地保持着这个姿势迎接着这突如其来的尿柱。女孩似 乎不够尽兴,摆动着腰部控制着尿柱射向我的脸,任我如何躲避,滚烫的尿液还 是一如既往的浇到我脸上。
 
  好久啊,终于尿完了,我张开被尿打湿的眼睛,瞪了瞪小女孩,刚想发作, 谁知,小女孩却首先「哇」地大声哭了起来,「哇,奴隶要打主人啊,呜……呜…… 」
 
  我看这小女孩,不禁哭笑不得,
 
  「呜。……。骗我,你们都骗我,从来不当我是主人,妈妈骗我,你也骗我, 都骗我……呜呜呜」
 
  女孩似乎越哭越伤心,声音也越来越大,看着貌似受尽委屈的女孩,我心软 了,哪还记刚才淋在脸上的尿液还在闪闪发亮。
 
  「别哭别哭,阿姨……女奴阿姨一直当主人是女王啊,女王陛下你不要哭啊, 女奴阿姨一直都是女王你的奴隶啊……主人,女王陛下……我的好主人……」看 这眼前哭泣的洋娃娃,我「主人」,「奴隶」地大声都哄了起来,可任凭我说尽 好话,女孩还是哭声不断,我没有办法,把女孩放在梳妆台上,一手抓着自己乳 房,挺起胸部往前移了过去,控制着手中的乳房,用乳罩擦拭起女孩的尿液来, 
  「主人你看,奴隶用最柔软的咪咪为你擦干凈哦,主人你觉得舒服么……」 这一招果然奏效,女孩的哭声开始小了下来,抹着眼泪看着我。看着有效果,我 更努力了,捏紧乳房,用乳房尖来将女孩残留在大腿根部的尿液擦干凈,
 
  终于,女孩止住了大声哭泣,开始自顾自地边抽泣边说:「呜呜……妈妈病 了……呜……呜……医生……医生又不来……呜呜……」
 
  「什么病啊,女奴阿姨也是医生啊。」
 
  「呜,……呜……医生说排泄不出来,要……要灌肠什么的……呜……呜……」 
  「哦哦哦,这些女奴阿姨都会啊,让女奴阿姨帮主人妈妈看病好不好」我擦 干了女孩的大腿,又开始揉起女孩的脚来……
 
  「我家衣服……都……都好久没……没洗了……呜……地板也好久没……没…… 没拖了……呜……」
 
  「好好好,主人不要哭,女奴阿姨今晚到主人家给主人妈妈看病,再给主人 拖地好不好……」
 
  「呜……呜……我的狗狗也好久……好久没……」
 
  「嗯嗯嗯,女奴阿姨今晚到你家,做主人狗狗好不好」我也急了,说话也乱 了起来。看这女孩又要开始发作,我忙说「主人不要再哭啦啊,女奴阿姨什么都 听你的,主人你家在哪里啊,女奴阿姨今天就给你拖地啊……」
 
  「在我荷包里……我……」女孩的抽泣声终于又小了下来,抹着眼睛说「女 奴阿姨说话要……要算数……呜……」
 
  「算数算数,女奴阿姨今晚就帮主人拖地,给主人洗衣服,做主人的小狗狗…… 」
 
  看到我什么都答应了,女孩终于停止了抽泣,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纸,「医 生还说要我买这个……还有……」
 
  我看了看纸条,上面写着女孩家庭的地址,还有就是要买的东西,灌肠器, 性激素什么的,我一看都很容易弄,忙对女孩说「好好,女奴阿姨答应主人,一 定给主人买好这些东西」。
 
  这时候女孩终于破涕为笑了「那……那我要回去啊,奴隶阿姨答应我……」 
  「嗯嗯,奴隶阿姨答应主人,要给主拖地,给主人洗衣服,做主人的小狗狗 ……还要……主人要女奴阿姨做什么女奴阿姨就做什么……奴隶阿姨说话算话……」 
  女孩终于开始咯咯笑了,吩咐我道「那好,我要回去了,抱我下来,抱我」 
  我看到女孩露出了久违的笑容,立即把女孩抱了下来,女孩摸了摸我被尿液 打湿的头发,对着我呵口气道「女奴阿姨的头发,漂亮,我也要像……女奴阿姨 一样……」说完,慢慢地走了出去,看着女孩的背景消失在墙角,我慢慢直起了 腰,这才发觉自己全身发热,内裤早已被淫水湿透,整个脸上一片通红,火辣辣 地一直连到了耳根……
 
[ 本帖最后由 kionowatashi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chengbo898金币 +15转贴分享造福大众,论坛所有会员向您致敬!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9-12-09更新.